<object id="j9ssn"><font id="j9ssn"><legend id="j9ssn"></legend></font></object>
  • <span id="j9ssn"><u id="j9ssn"></u></span>
  • <s id="j9ssn"></s>

    <legend id="j9ssn"></legend>
      <label id="j9ssn"></label><strike id="j9ssn"><input id="j9ssn"></input></strike>

      揚升行業(yè)網(wǎng)

      區壽年資料簡(jiǎn)介(個(gè)人簡(jiǎn)歷及圖片)

      121gldl|
      408

      基本簡(jiǎn)介

      區壽年(1902年-1957年),***陸軍中將。字介眉,廣東羅定人,經(jīng)舅父蔡廷鍇保送入粵軍陽(yáng)江軍事教習所學(xué)習,結業(yè)后任司務(wù)長(cháng)、排長(cháng),連長(cháng),隨第四軍參加北伐,1927年3月任營(yíng)長(cháng),8月參加南昌起義,在向廣東前進(jìn)途中隨蔡廷鍇脫離起義**,旋任第11軍團長(cháng)。

      1929年秋任旅長(cháng),參加粵桂戰爭和中原大戰,并參加對**蘇區圍剿,1931年5月任第19路軍78師師長(cháng),1932年1月參加淞滬抗戰,1933年1月參加圍剿**革命根據地,遭到彭德懷的東方軍嚴厲打擊,11月參加福建事變反蔣,任人民革命軍第1方面軍第3軍軍長(cháng),1934年失敗后赴香港居住,不久赴德國學(xué)習軍事。

      1936年回國后隨蔡廷鍇依附李宗仁的桂軍,任重建的第19路軍78師師長(cháng),1937年初蔣桂和解后任桂軍176師少將師長(cháng),抗戰*發(fā)后隨桂軍參加淞滬會(huì )戰,1938年5月任中將,1939年11月任桂軍第48軍軍長(cháng),后遭李品仙排擠去職,1943年3月任第26集團軍副總司令,抗戰勝利后任第6綏靖區副司令官,1948年6月任第7兵團司令官,7月6日在豫東戰役中于河南龍王店被俘。因蔡廷鍇的關(guān)系1950年獲釋?zhuān)?951年回廣州,任民革華南臨時(shí)工作委員會(huì )宣傳委員會(huì )委員,1954年任廣州市政協(xié)**。1957年1月15日在廣州病逝。

      人物生平

      區壽年1902年10月5日出生。祖上曾有人中過(guò)武舉,后來(lái)家道中落,農民出身的他只讀了幾年私塾。1921年冬,由叔父介紹,入舅父蔡廷鍇任連長(cháng)的粵軍第一師第四團第三營(yíng)第十一連任文書(shū),后經(jīng)舅父蔡廷鍇保送入粵軍陽(yáng)江軍事教習所學(xué)習,結業(yè)后任十一連司務(wù)長(cháng)、排長(cháng),1924年秋任連長(cháng),1925年7月任國民革命軍第四軍第十師第二十八團第一營(yíng)連長(cháng),參加北伐。

      1927年3月任第11軍10師28團3營(yíng)營(yíng)長(cháng),8月被脅迫參加南昌起義,在向廣東前進(jìn)途中隨蔡廷鍇脫離起義**,旋任第11軍24師70團團長(cháng),1929年秋任第60師120旅旅長(cháng),參加粵桂戰爭和中原大戰,并參加對**蘇區的第二次圍剿。1931年5月19路軍在吉安擴軍,他升任第78師師長(cháng),在第三次圍剿**蘇區時(shí),他率兩個(gè)團在吉安擔任右路集團軍司令陳銘樞的警衛任務(wù)。

      區壽年資料簡(jiǎn)介(個(gè)人簡(jiǎn)歷及圖片)

      1931年九一八事變后,十九路軍調防上海,同時(shí)蔣介石受壓下野,南京政府由廣東派系主持,陳銘樞任京滬戍衛司令。 1932年1月,區壽年率部駐防在上海閘北、吳淞、南翔一線(xiàn)。遇到日軍不斷挑釁,日本駐滬領(lǐng)事甚至要上海市政府提出要中國軍隊后撤30公里。24日軍政部長(cháng)何應欽親自來(lái)到上海,要19路軍立即后撤到新陣地布防,但被蔡廷鍇婉拒。25日,蔡廷鍇試探區壽年口風(fēng)說(shuō):“**決定對日和談退讓?zhuān)绻宦?tīng)話(huà)就要換防,怎么辦?”區壽年憤慨地表示:“如果真的要撤退,寧可不再做**,回家種紅薯好了!”一二八事變,日本派陸戰隊登陸上海。區壽年率第十九軍第78師奮起迎戰抵抗,因而成為聲名大噪的抗日軍隊。這場(chǎng)仗從1月28日深夜開(kāi)始,一直打了33天。日軍狂言四個(gè)小時(shí)可以拿下,卻三次換司令官,四次增兵,國軍亦派出張治中的第五軍共同作戰,雖然后**以國軍退出上海而結束。但區壽年卻因為英勇抵抗而獲得****勛章。

      1933年1月任贛粵閩湘邊區左路軍第78師師長(cháng),參加圍剿**革命根據地。這年夏天,他的78師在朋口地區遭到彭德懷的第三軍團的猛烈打擊,損失了4個(gè)營(yíng),全線(xiàn)崩潰,他也從連城退到永安。這次敗仗讓他認識到和紅軍作戰只能兩敗俱傷。

      該師成為為1933年福建事變主力之一,1933年11月20日,他參加福建事變反蔣,原有的5個(gè)師升格為5個(gè)軍,他任人民革命軍第1方面軍第3軍軍長(cháng),隨后蔣介石調15個(gè)師的嫡系**,由張治中、衛立煌、蔣鼎文率領(lǐng)分三路入閩,原本的閩北決戰企圖因張治中勸降了延平守將第五軍的師長(cháng)司徒非,在水口擊破了第五軍另一個(gè)師趙一肩部,閩北門(mén)戶(hù)大開(kāi)。福建人民政府迫不得已,決定集中剩下的四個(gè)**移閩南泉州,背靠廣州和蔣軍決戰。區壽年部作為后衛掩護各軍渡過(guò)閩江之后,在莆田遭到衛立煌部的截擊,在側山側海,僅有的一條路還被衛立煌占領(lǐng)的情況下,他指揮被隔斷的4個(gè)師與敵軍展開(kāi)激戰,奪路而出。等他到達泉州的時(shí)候,陳銘樞、蔣光鼐、蔡廷鍇已經(jīng)宣布下野,第二軍軍長(cháng)毛維壽和第一軍軍長(cháng)沈光漢和他宣布接受蔣軍改編,十九路軍的番號取消,**亦被分散收編,蔣介石為徹底消滅這支**,把排以上軍官統統遣散,他則赴香港居住。不久赴德國學(xué)習軍事。

      1936年兩廣聯(lián)合發(fā)動(dòng)六·一事變失敗后,桂系為了自保,大肆擴軍,并號召海內外知名人士到桂,蔡廷鍇響應號召,在廣西重建的第19路軍,下屬3個(gè)師,區壽年任重建的78師師長(cháng),依附桂軍繼續反蔣,1937年初蔣桂和解后,19路軍3個(gè)師縮編為一個(gè)26師,由區壽年任師長(cháng),不久這個(gè)師變番號為桂軍第5路軍176師。

      抗戰*發(fā)后任第8軍團176師師長(cháng),抗戰期間,再趕赴桑海參加淞滬會(huì )戰、由于他有對日作戰經(jīng)驗,仗打的不錯,后來(lái)上海的國軍全線(xiàn)潰散時(shí),他也能掌握好**,完整的退往浙江。1938年在李宗仁麾下參加了徐州會(huì )戰,在白崇禧麾下參與了武漢會(huì )戰,在黃梅、廣濟間抗擊日本第六師團的進(jìn)攻,1938年5月任中將,9月任第48軍副軍長(cháng)兼176師師長(cháng)。10月武漢棄守前夕隨21集團軍司令廖磊進(jìn)入大別山開(kāi)創(chuàng )敵后根據地。他任大別山東南分區司令,管轄11個(gè)縣。

      1939年10月,廖磊病死,李品仙接任******司令,11月區壽年任第48軍軍長(cháng),不到幾個(gè)月他原來(lái)的的參謀長(cháng)就被李品仙以通共罪名押入大牢。***的戰地服務(wù)團中有的人宣傳抗日口號喊得太響,蔣介石便把這些人抓了起來(lái)。區壽年當時(shí)又保釋了一些人,被蔣認為是包庇縱容***,處以**查辦,調去重慶陸軍大學(xué)特別班**。1943年3月任第26集團軍副總司令,因無(wú)事可干,在恩施和軟禁在此的同鄉,原新四軍軍長(cháng)葉挺天天打麻將。

      抗戰勝利后,蔡廷鍇在香港創(chuàng )辦民主運動(dòng)陣營(yíng),隱晦地問(wèn)區壽年是否有意參與。區壽年對蔡說(shuō):“我與你不同,你是名人,我是帶兵的,不懂搞**,幫不上忙。不如我留在軍隊,你隨時(shí)調遣我,這樣我還可以掌握住一支**來(lái)幫你?!焙髞?lái)他任第6綏靖區副司令官,于黃泛區大戰中,與***僵持,不過(guò)仍因黃百韜軍團援助,獲得勝利。

      1948年6月兼任整編后的第7兵團中將司令官,在豫東戰役中,所部5個(gè)整編旅負責增援開(kāi)封,他因害怕共軍的圍點(diǎn)打援戰術(shù)而行動(dòng)遲緩,但沒(méi)想到行動(dòng)積極的邱清泉沒(méi)事,他的第七兵團卻在6月30日河南龍王店被***分割包圍。整編75師師長(cháng)沈澄年勸他在共軍立足未穩之機迅速突圍,他自認為身邊還有萬(wàn)余精銳,固守的勝算大些,結果到7月6日他的陣地被突破,他在突圍的時(shí)候因坦克故障被俘。他跳出坦克,瀟灑的對俘虜他的***戰士說(shuō),:“帶我去見(jiàn)粟裕?!苯Y果被不認識他的戰士一頓暴打。見(jiàn)到粟裕后,粟裕問(wèn)他對戰局有什么看法,他對粟裕說(shuō)可以見(jiàn)好就收,不要過(guò)于貪心了,但粟裕笑著(zhù)搖搖頭,沒(méi)有聽(tīng)他的。

      1950年獲釋?zhuān)?951年回廣州,任民革華南臨時(shí)工作委員會(huì )宣傳委員會(huì )委員,1954年任廣州市政協(xié)**。1957年1月15日在廣州病逝。他的長(cháng)孫就是90年代中國足球界的名人區楚良。

      欧美日韩日本国产,亚洲综合亚洲,欧美视频综合,亚洲欧洲另类春色校园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