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j9ssn"><font id="j9ssn"><legend id="j9ssn"></legend></font></object>
  • <span id="j9ssn"><u id="j9ssn"></u></span>
  • <s id="j9ssn"></s>

    <legend id="j9ssn"></legend>
      <label id="j9ssn"></label><strike id="j9ssn"><input id="j9ssn"></input></strike>

      揚升行業(yè)網(wǎng)

      張聞天資料簡(jiǎn)介(個(gè)人簡(jiǎn)歷及圖片)

      121gldl|
      312

      概要

      張聞天,無(wú)產(chǎn)階級革命家和理論家、馬克思主義者、中國***早期重要**人。1925年加入中國***,1933年進(jìn)入**革命根據地,1934年10月參加長(cháng)征并出席遵義會(huì )議。

      人物簡(jiǎn)介

      張聞天,紅軍(1900年8月30日 - 1976年7月1日),原名“應皋”(也作“蔭皋”),字“聞天”,取《詩(shī)經(jīng)》中“鶴鳴于九皋,聲聞?dòng)谔臁敝?;張聞天在中?**黨史上,張聞天曾在短期內當過(guò)黨的總負責人(亦稱(chēng)總書(shū)記),遵義會(huì )議后三年多存在著(zhù)“洛(張聞天當時(shí)筆名為洛甫)毛合作”的**體制。不過(guò)這位被譽(yù)為“紅色教授”的學(xué)者型人物,一向愿意鉆研理論而不長(cháng)于具體事務(wù),曾三次主動(dòng)“讓賢”,被傳為佳話(huà)。

      人物生平

      張聞天,1900年8月30日出生在江蘇省南匯縣(今上海市南匯區)的殷實(shí)農戶(hù)家庭。原名“應皋”(也作“蔭皋”),字“聞天”,取《詩(shī)經(jīng)》中“鶴鳴于九皋,聲聞?dòng)谔臁敝?。曾就讀于上海市南匯區惠南鎮小學(xué),他17歲時(shí)入南京河海工程專(zhuān)門(mén)學(xué)校(現河海大學(xué))據說(shuō)到目前為止是河海畢業(yè)生中牛的。1919年,他參加了五四運動(dòng),隨后在報刊上公開(kāi)介紹《***宣言》中的“十條綱領(lǐng)”,可以說(shuō)是在中國早宣傳馬列主義的先驅者之一。

      同年,他在上海入留法勤工儉學(xué)預備科,翌年7月去日本東京學(xué)習,1922年夏又自費留美勤工儉學(xué),一年多后回國。1925年6月初,張聞天在上海入黨,10月赴莫斯科中山大學(xué)學(xué)習,后入紅色教授學(xué)院學(xué)習和工作。他取俄文名字“伊思美洛夫”,從此即用譯音“洛夫”、“洛甫”為筆名。因他在理論研究上高于留蘇的其他人,王明等教條主義者大力拉他,而張聞天因缺乏國內實(shí)際工作經(jīng)驗,一時(shí)也對他們的主張表示贊同。1931年初,他回到上海任中宣部部長(cháng),后任**局委員、書(shū)記處書(shū)記、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人民委員會(huì )主席(相當于總理)等職。

      張聞天通過(guò)實(shí)踐,認清了“左”的錯誤危害,在1935年的遵義會(huì )議上大力支持毛澤東**紅軍。會(huì )上,張聞天被選為******局**,隨后又替代博古負總責,主持**日常工作。三十年代末期以后,他主要分管黨的宣傳教育。延安整風(fēng)時(shí),他檢查了過(guò)去的教條主義傾向,要求到實(shí)際工作中鍛煉。

      張聞天資料簡(jiǎn)介(個(gè)人簡(jiǎn)歷及圖片)

      1945年中國***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huì )后,他仍是****局委員,卻主動(dòng)到東北去,曾任東北局組織部長(cháng)、省委書(shū)記。新中國成立后,他轉入外交領(lǐng)域,歷任中國駐蘇聯(lián)大使、外交部第一副部長(cháng)、“八大”的**局候補委員。

      在1959年7月廬山會(huì )議上,由于他對“大躍進(jìn)”提出不同意見(jiàn),被錯誤地定為“反黨集團”成員,**后任中國科學(xué)院哲社部經(jīng)濟研究所研究員?!拔幕蟾锩敝性鈽O“左”勢力迫害,他被監護審查并遣送到廣東肇慶。因毛澤東對他還有過(guò)好的評語(yǔ),晚年他在生活上得到些照顧。后,他以張普(意思即普通人)的名字被安置在江蘇無(wú)錫,1976年7月1日病逝。

      沒(méi)有革命的理論,就不會(huì )有革命的行動(dòng)。中國***建黨初期,因主要精力投入實(shí)際斗爭,加之文字翻譯有一定難度,在掌握馬列主義理論方面還很不夠。張聞天的可貴之處,在于他是黨內為數極少的造詣很深的馬克思主義理論家之一。 張聞天的成長(cháng)經(jīng)歷與黨的第一代**人有共同之處,即經(jīng)歷過(guò)五四運動(dòng)的洗禮,由追求民主主義以救國救民,后轉向共產(chǎn)主義。不過(guò),他還有特殊之處,即成長(cháng)于中國傳統文化底蘊深厚的蘇南地區,又留學(xué)到過(guò)日、美、蘇三國。他懂日語(yǔ),能用英語(yǔ)演講,俄語(yǔ)水平也很高,在莫斯科中山大學(xué)的眾多中國革命學(xué)生中,確實(shí)是鳳毛麟角,于是和王稼祥等人被推選進(jìn)入蘇聯(lián)后理論學(xué)府――紅色教授學(xué)院深造。因他沉著(zhù)、風(fēng)雅、有學(xué)識,黨內很多人都稱(chēng)他“老教授”。

      張聞天因理論學(xué)習成績(jì)優(yōu)異而受到共產(chǎn)國際的重用,被派回過(guò)內擔任****職務(wù)。開(kāi)始時(shí),他曾經(jīng)犯過(guò)“左”傾教條主義錯誤。一旦深入實(shí)踐,他便能很快認識真理。毛澤東在“八大”上曾經(jīng)說(shuō):“如果沒(méi)有洛甫、王稼祥同志從第三次u2018左u2019傾路線(xiàn)分化出來(lái),就不可能開(kāi)好遵義會(huì )議。同志們把好的賬放在我的名下,但絕不能忘記他們兩個(gè)人?!睆埪勌煸谧窳x會(huì )議前后做出的歷史貢獻,恰恰是理論工作者與實(shí)際結合的典范。

      作為一個(gè)學(xué)者型的人物,張聞天在遵義會(huì )議后一度被歷史大潮推到黨的總負責的職位上。而他在大政方針上,基本都按照毛澤東的意見(jiàn)辦理。延安時(shí)期任**辦公室主任的師哲曾這樣評價(jià)說(shuō):“他一生謙虛、謹慎、平易近人。不少同志愿意接近他,同他談?wù)搯?wèn)題、交換意見(jiàn)或向他請教。但在解決實(shí)際問(wèn)題、處理困難而復雜的事務(wù)時(shí),大多是不依賴(lài)于他,也不苛求于他的。這或許是由于他的實(shí)際斗爭經(jīng)驗較少和他那十足的書(shū)生氣的緣故而造成的吧?!?/p>

      在張聞天身上,體現了中國傳統知識分子的優(yōu)點(diǎn)和一些弱項。不過(guò)從主流上看,他的確是黨內面向世界追求先進(jìn)思想、先進(jìn)生產(chǎn)力的光輝代表。張聞天不僅有理論上的長(cháng)處,而且一生為人正直,在歷史關(guān)鍵時(shí)刻提出過(guò)不少真知灼見(jiàn)。1959年廬山會(huì )議形式逆轉時(shí),胡喬木事先打電話(huà)勸他少講一些。張聞天還是不計個(gè)人得失,忠言直諫。他講了3個(gè)小時(shí),以馬克思主義**經(jīng)濟學(xué)觀(guān)點(diǎn)和調查研究的材料為依據,指出和分析了“大躍進(jìn)”以來(lái)“左”的錯誤。盡管被**罷官,他仍注意經(jīng)濟調查,寫(xiě)下了集市貿易意見(jiàn)書(shū)、生產(chǎn)關(guān)系兩重性論文和**經(jīng)濟學(xué)筆記。

      在七十年代初的下放勞動(dòng)中,他寫(xiě)下批判“左”傾錯誤探索社會(huì )主義建設道路的“肇慶文稿”??梢哉f(shuō),這是探索建設有中國特色的社會(huì )主義道路的早的理論成果,代表了黨內當時(shí)認識的高水平,也對后來(lái)的改革開(kāi)放事業(yè)產(chǎn)生了積極的影響。

      三十年代在江西的“紅都”瑞金,毛澤東與張聞天兩人相鄰而居。毛澤東當時(shí)曾被莫斯科回來(lái)的某些人譏諷為“山溝溝里出不了馬列主義”。張聞天卻同毛澤東經(jīng)常聊天,還關(guān)照政府工作人員要尊重他。1934年春,二人合著(zhù)了《區鄉蘇維埃怎樣工作》一書(shū)。張聞天深感留蘇歸國的許多人缺乏實(shí)際經(jīng)驗,曾感慨地說(shuō):“中國革命確實(shí)離不開(kāi)毛澤東??!”

      因張聞天與博古、王明等人是莫斯科中山大學(xué)的同學(xué),都受共產(chǎn)國際委派回國工作,博古負總責,張聞天是三大**之一。國際顧問(wèn)德國人李德曾對他說(shuō),這里的事情還要靠莫斯科回來(lái)的同志辦,意思是要張聞天跟他們站在一起。但張聞天通過(guò)實(shí)踐,與他們的分歧還是日益加深。 長(cháng)征時(shí)在行軍途中,張聞天向毛澤東傾訴了內心的苦悶和憂(yōu)慮。兩人經(jīng)過(guò)長(cháng)談,一致認為應糾正李德、博古的錯誤。于是,在1935年初的遵義會(huì )議上,張聞天在博古的報告后,根據毛澤東的意見(jiàn)作了批判“左”傾軍事錯誤的“反報告”,并負責起草了遵義會(huì )議決議,從而確立了毛澤東在黨內、軍內的**地位。

      張聞天從年輕時(shí)起就喜好理論研究和宣傳,不長(cháng)于處理瑣事。他戴著(zhù)眼鏡,不茍言笑,常在沉思問(wèn)題,從外表看完全像一位溫文爾雅的學(xué)者。他被推為總負責人之后,自己感到并不完全適合于領(lǐng)袖地位。1935年4月紅軍長(cháng)征渡過(guò)北盤(pán)江后,要派一位**負責人到白區工作,張聞天主動(dòng)要求離職前去,毛澤東等不同意而改派了陳云。同年夏天,紅一、四方面軍會(huì )師后,為了表示團結,他又主動(dòng)提出將自己的職務(wù)讓出來(lái),被毛澤東勸止。

      1938年秋天召開(kāi)六屆六中全會(huì )前,共產(chǎn)國際確認毛澤東為中國***的領(lǐng)袖,但職務(wù)并未明確。于是,張聞天又在會(huì )議期間誠懇地提出,應推舉毛澤東為當**總書(shū)記。毛澤東經(jīng)過(guò)全面考慮,對張聞天說(shuō):“洛甫,你是u2018明君u2019,開(kāi)明之君,黨**總書(shū)記繼續由你擔任吧?!睍?huì )后,張聞天卻“主動(dòng)讓賢”,將工作逐步轉交給毛澤東,****局會(huì )議的地點(diǎn)也由他過(guò)去的窯洞移到楊家嶺毛澤東的住處?!白屬t”之后的張聞天,主要從事黨的宣傳教育方面的工作。

      他一向敬重毛澤東,卻又從不盲目,有獨立見(jiàn)解并愿意不斷探索。脫離負責崗位后,他自感缺少實(shí)際經(jīng)驗,于是去搞農村調查,隨后提出一個(gè)將來(lái)如何使農民富裕的生產(chǎn)方式設想。當時(shí)的環(huán)境使這一設想不能實(shí)現,不過(guò)幾十年后再看這一見(jiàn)解,人們卻不能不佩服張聞天的遠見(jiàn)。

      人物軼事

      紅色教授

      張聞天發(fā)表《中國底*源及其解決》

      1922年1月5日,張聞天發(fā)表《中國底*源及其解決》。文章說(shuō),我們對于這種不合理的社會(huì ),早感到不安,不過(guò)用什么方法去改造呢?應該改造成什么樣呢?無(wú)抵抗主義呢?反抗主義呢?無(wú)政府主義呢?社會(huì )主義呢?如江河流水,不絕地引起我的煩悶。但永久不決是不能生活的。那么,取其長(cháng),舍其短,自然不能不走社會(huì )主義一條路了。

      1928年9月,張聞天由共產(chǎn)國際東方部與聯(lián)共**選送,進(jìn)入紅色教授學(xué)院深造。同時(shí)被選送到該學(xué)院學(xué)習與研究的有王稼祥、沈澤民、郭紹棠等人。位于莫斯科克雷姆河畔的紅色教授學(xué)院是蘇聯(lián)的高學(xué)府。

      張聞天等入學(xué)在旅莫中國學(xué)生中反響很大。大家都戲稱(chēng)張、王、沈、郭為“四大教授”。

      就在張聞天進(jìn)紅色教授學(xué)院前后,他用“劉云”的筆名同吳亮平合譯的馬克思的《法蘭西內戰》,李敬永翻譯、經(jīng)他校訂的恩格斯的《家庭、私有財產(chǎn)和國家的起源》(當時(shí)譯的書(shū)名如此),都在莫斯科出了中文版。雖然被選送到紅色教授學(xué)院當研究生的這幾位學(xué)習基礎較好,但學(xué)院還是進(jìn)行了極其嚴格的入學(xué)考試。張聞天有一門(mén)課程(俄國史)不合格,被錄取為旁聽(tīng)生。他讀的是歷史系東方史專(zhuān)業(yè)。在完成第一學(xué)年規定的學(xué)業(yè)時(shí),東方史專(zhuān)業(yè)研討組于1929年5月23日對張聞天的學(xué)年成績(jì)作出如下評定:張聞天“提出了兩個(gè)報告并對他人的報告作了三次發(fā)言。對報告完全勝任。表現了工作能力和善于理解問(wèn)題。張聞天同志的發(fā)言是有內容的”。評語(yǔ)肯定張聞天“完全勝任”在勞動(dòng)大學(xué)的教學(xué)工作,說(shuō)他在勞大研究所和中文出版社“作為編輯進(jìn)行工作,對此有好的反應”。評語(yǔ)還說(shuō),“在黨性方面張聞天同志是堅強的和守紀律的”。結論是“認為應該列為正式學(xué)員,升至二年級,但需通過(guò)必要的考試,哲學(xué)和**經(jīng)濟學(xué)可予免試”。1929年6月1日經(jīng)歷史系系務(wù)會(huì )議討論通過(guò),并經(jīng)6月6日紅色教授學(xué)院院務(wù)委員會(huì )決定,同意張聞天升為東方史專(zhuān)業(yè)二年級的正式生,但必須在9月1日前通過(guò)俄國史的口試。張聞天按時(shí)補考合格,9月9日,聯(lián)共(布)**組織局批準他為紅色教授學(xué)院的正式學(xué)員。

      張聞天進(jìn)入紅色教授學(xué)院以后,原來(lái)很感興趣但“苦無(wú)時(shí)間”加以特別研究的“中國革命問(wèn)題”,成了學(xué)習、研究的重點(diǎn)。

      調查研究

      1943年3月27日,****人張聞天發(fā)表《出發(fā)歸來(lái)記》一文。作者率領(lǐng)部分同志于1942年1月26日至1943年3月3日,先后調查了陜北地區的神府縣賀家川、米脂縣楊家溝村,綏德縣西川、子洲縣雙湖峪,并到晉西北調查了興縣高家村。通過(guò)長(cháng)期間深入基層,深入群眾,認真細致的調查研究,張聞天寫(xiě)出了《出發(fā)歸來(lái)記》,精辟地論述了***人對調查研究應當采取的態(tài)度和從事調查研究的基本方法。張聞天還搜集整理出《賀家川8個(gè)自然村的調查》、《楊家溝地主調查》、《興縣14個(gè)自然村的土地問(wèn)題研究》等調查報告。

      三次讓賢

      張聞天從年輕時(shí)起就喜好理論研究和宣傳,不長(cháng)于處理瑣事。他戴著(zhù)眼睛,不茍言笑,常在沉思問(wèn)題,從外表看完全像一位溫文爾雅的學(xué)者。他被推為總負責人之后,自己感到并不完全適合于領(lǐng)袖地位。

      1935年4月紅軍長(cháng)征渡過(guò)北盤(pán)江后,要派一位**負責人到白區工作,張聞天主動(dòng)要求離職前去,毛澤東等

      不同意而改派了陳云。同年夏天,紅一、四方面軍會(huì )師后,為了表示團結,他又主動(dòng)提出將自己的職務(wù)讓出來(lái),被毛澤東勸止。1938年秋天召開(kāi)六屆六中全會(huì )前,共產(chǎn)國際確認毛澤東為中國***的領(lǐng)袖,但職務(wù)并未明確。于是,張聞天又在會(huì )議期間誠懇地提出,應推舉毛澤東為黨**總書(shū)記。毛澤東經(jīng)過(guò)全面考慮,對張聞天說(shuō):“洛甫,你是u2018明君u2019,開(kāi)明之君,黨**總書(shū)記繼續由你擔任吧?!睍?huì )后,張聞天卻“主動(dòng)讓賢”,將工作逐步轉交給毛澤東,****局會(huì )議的地點(diǎn)也由他過(guò)去的窯洞移到楊家嶺毛澤東的住處?!白屬t”之后的張聞天,主要從事黨的宣傳教育方面的工作。

      他一向敬重毛澤東,卻又從不盲目,有獨立見(jiàn)解并愿意不斷探索。脫離負責崗位后,他自感缺少實(shí)際經(jīng)驗,于是去搞農村調查,隨后提出一個(gè)將來(lái)如何使農民富裕的生產(chǎn)方式設想。當時(shí)的環(huán)境使這一設想不能實(shí)現,不過(guò)幾十年后再看這一見(jiàn)解,人們卻不能不佩服張聞天的遠見(jiàn)。

      西安事變

      張聞天在西安事變中有著(zhù)極其重要的歷史作用。

      第一,事變*發(fā)第二天,張聞天就在****局**擴大會(huì )上發(fā)表了“盡量爭取南京政府正統”這一獨到見(jiàn)解,同時(shí)指出了“把局部的抗日統一戰線(xiàn),轉到全國性的抗日統一戰線(xiàn)”這一根本方向。

      事變*發(fā)后,中國***在制定和平解決事變方針問(wèn)題上經(jīng)歷了一個(gè)短期的曲折變化過(guò)程,前后變化的一個(gè)主要問(wèn)題就是對蔣介石的處置方針問(wèn)題。

      事變*發(fā)之初,在1936年12月13日黨**召開(kāi)的一次**局**擴大會(huì )上,多數人(包括毛澤東)的意見(jiàn)是主張“除蔣”、“審蔣”的,大致上反映這次會(huì )議初步方針的公開(kāi)文件是12月15日發(fā)表的《紅軍將領(lǐng)關(guān)于西安事變致***國民政府電》,電文提出“以西安為中心來(lái)**全國,控制南京”并呼吁南京當局“欲自別于蔣氏”,“停止正在發(fā)動(dòng)之內戰,罷免蔣氏,交付國人裁判……”這個(gè)電文發(fā)布不久,黨**根據對形勢的全面考察和周恩來(lái)赴西安后爭取和平努力的嘗試,迅速改變了原來(lái)不成熟的方針。在12月18日****致*****電中開(kāi)始有所表示,及至12月19日,****召開(kāi)了**局擴大會(huì )議,在意見(jiàn)一致的基礎上作出和平調解事變的終決策――毛澤東在會(huì )議的結論中明確地表示這個(gè)方針是比以前更進(jìn)步的方針。

      這次發(fā)現的張聞天一份為可貴的發(fā)言紀錄稿,就是他在13日****局**擴大會(huì )議上的發(fā)言;這篇發(fā)言開(kāi)始就對事變的性質(zhì)及前途作出這樣的分析:“張學(xué)良這次行動(dòng)是開(kāi)始揭破民族妥協(xié)派的行動(dòng),向著(zhù)全國性的抗日方向發(fā)展?!睆埪勌煸谶@里用“揭破妥協(xié)派”這個(gè)表述,就是指明這個(gè)行動(dòng)是對蔣介石為代表的妥協(xié)派在抗日問(wèn)題上妥協(xié)動(dòng)搖的一次揭露和打擊,這不但準確地概括了事變發(fā)動(dòng)者的本意,而且由此推測到事變積極意義方面可能發(fā)展的前途。這個(gè)推測的正確性已經(jīng)為后來(lái)的歷史所證實(shí)。

      ……

      張聞天在發(fā)言中還有針對性地強調指出:“不要急躁”,不要“自己造成自己的困難”,要“慎重考慮”,要“把抗日為高旗幟”,要“依靠我們黨的策略正確”,他在發(fā)言的后提出:“我們的方針:把局部的抗日統一戰線(xiàn),轉到全國性的抗日統一戰線(xiàn)”這一具有總綱性的結語(yǔ),實(shí)際為我黨制定正確的方針指出了根本的方向。

      在張聞天發(fā)言之后不久,會(huì )議作出了結論。結論雖然沒(méi)有完全采納張聞天的意見(jiàn),但是接受了張聞天、周恩來(lái)還有博古等不與南京政府對立的意見(jiàn),確定了“除蔣”條件不爭取南京政府的初步方針,這個(gè)方針雖然是不成熟的,但卻為不久形成的終決策提供了一個(gè)初步的基礎。

      第二,在黨**確定和平解決事變方針的19日**局擴大會(huì )上,張聞天圍繞“不再恢復反蔣”這一關(guān)鍵,對決策的正確性及其策略思想作了鮮明、系統的闡述;并為**起草了《關(guān)于西安事變及我們任務(wù)的指示》。

      1936年12月19日**召開(kāi)的**局擴大會(huì )議是繼13日會(huì )議之后黨**討論西安事變的一次會(huì )議,也是**確定和平解決事變方針的一次會(huì )議。和平解決方針的確定是在我黨歷史上具有重大影響和深遠意義的一次決定,盡管它經(jīng)歷了一個(gè)從除蔣到有條件放蔣的曲折過(guò)程,但是僅僅五、六天時(shí)間,經(jīng)過(guò)民主討論,就能對這樣重大而復雜的**作出為后來(lái)歷史證明完全正確的決策,這正說(shuō)明了我黨的英明,也生動(dòng)體現了黨**集體智慧和民主決策的精神。毛澤東在19日會(huì )議上根據對內戰與抗日兩種前途的分析和會(huì )議的討論,毅然作了修改原來(lái)方針的結論。周恩來(lái)雖然沒(méi)有參加這次會(huì )議,但是會(huì )議之前他在西安為爭取和平所作的努力以及向**陳述的意見(jiàn),對于會(huì )議的決策起了十分重大的作用。

      張聞天在這次會(huì )上的發(fā)言是為全面闡述決策的思想和精神而作的。發(fā)言共分七點(diǎn),對事變發(fā)展的前途、黨對事變的根本立場(chǎng)、和平調解方針的策略思想,以及黨對失敗前途的準備等,均一一作了論證的說(shuō)明。

      這篇發(fā)言的一個(gè)重要的特點(diǎn)就是對蔣介石的處置方針問(wèn)題作了鮮明、透徹的說(shuō)明。發(fā)言明確指出:我們“不站在反蔣的立場(chǎng),不站[在]恢復反蔣的立場(chǎng)”,理由是:“因為這一立場(chǎng)可以使蔣的部下對立,是不好的?!辫b于黨內在事變*發(fā)后已經(jīng)有過(guò)在這個(gè)問(wèn)題上的徘徊,發(fā)言批評了“審蔣”這一類(lèi)的錯誤口號,發(fā)言說(shuō):“我們應把抗日為中心,對于要求把蔣介石交人民公審的口號是不妥的?!痹诤推浇鉀Q西安事變的重要時(shí)刻,張聞天對此關(guān)鍵問(wèn)題作出如此鮮明的表示,對于統一黨內的思想和步伐是十分必要的。發(fā)言也正是在對這個(gè)問(wèn)題闡述的基礎上將和平解決事變的總方針作了明確的概括:“盡量爭取時(shí)間,進(jìn)行和平調解?!?/p>

      第三,在蔣介石扣留張學(xué)良后出現新的復雜形勢面前,張聞天揭破蔣所玩弄手法的實(shí)質(zhì),教育黨內仍從實(shí)現和平的全局上正確處理西北局勢,并在緊急時(shí)刻親赴西安同周恩來(lái)現場(chǎng)商定大計。

      蔣介石在作出接受抗日等六項諾言之后獲釋?zhuān)沟梦靼彩伦兊暮推浇鉀Q實(shí)現了第一步,然而由于蔣回南京不久就扣留了張學(xué)良,并派重兵進(jìn)攻西安,使得人們剛看到和平希望的局勢陷入了又一次危機之中。當張學(xué)良被扣消息傳到西北的時(shí)刻,廣大群眾無(wú)不為蔣介石背信棄義的行徑而感到義憤,西安方面主張武力解決的輿論頓時(shí)上升,黨內也有的同志對于是否還要爭取蔣介石發(fā)生了動(dòng)搖。緊迫而復雜的局勢要求我黨表示明確的態(tài)度并能作出正確的對策。就在這種情況下,黨**于1937年1月2日召開(kāi)了一次****局擴大會(huì )議,在這次會(huì )議上,張聞天又作了一次全面分析形勢和提出對策的發(fā)言。

      他對蔣介石的這一舉動(dòng)作了這樣的分析:“南京要進(jìn)行大的內戰目前在輿論上是很難動(dòng)員的,他(指蔣介石――引者)主要還是一方面以武力來(lái)威脅,一面來(lái)分化西北?!辈⑶抑该鳎骸笆Y的態(tài)度仍是在動(dòng)搖中,我們的方針還是要爭取他?!卑l(fā)言建議西安方面發(fā)表通電,呼吁“反對內戰”,“要求放張學(xué)良回來(lái)”。同時(shí)提出“西安問(wèn)題的主要關(guān)鍵是團結內部,站在防御的動(dòng)員更為有利,爭取更多的同盟者?!卑l(fā)言后要人們看到:“要蔣脫離右派轉向抗日,是要經(jīng)過(guò)很多的困難的,主要要依靠斗爭與活動(dòng)?!?/p>

      ……

      文獻還向人們提供了一件鮮為人知的重要史實(shí),這就是在張學(xué)良被扣后西北局勢發(fā)展到緊張的時(shí)刻,也就是東北軍著(zhù)名愛(ài)國將領(lǐng)王以哲被害的前夕,張聞天親赴西安,同在那里的周恩來(lái)現場(chǎng)商定大計。張聞天是1937年1月25日從延安動(dòng)身,27日抵達西安的。出發(fā)的當天毛澤東發(fā)一電文致周恩來(lái):“洛甫本日出發(fā)來(lái)西安”。在張聞天到達西安的當天晚上就發(fā)生了少數激烈分子到周恩來(lái)住所**的**。博古后來(lái)回憶時(shí)說(shuō)道,“洛甫同志來(lái)了,正是很尖銳的時(shí)候,很險惡的時(shí)候?!爆F在找到了張聞天到達西安后的個(gè)人署名的幾份電報,其中兩封已由《黨的文獻》發(fā)表。電報之一是他到達西安第二天(1月28日)向毛澤東通報西安貫徹“堅決為和平奮斗”方針的情況并征求他的意見(jiàn)的;另一封電報則是同日發(fā)自云陽(yáng)前敵總指揮部,向毛澤東提出紅軍及時(shí)撤出陜南的重大提議的。這兩封電報是體現我黨為徹底實(shí)現西安事變和平解決而努力的一個(gè)光輝的歷史見(jiàn)證。

      張聞天在總結西安事變這段曲折歷史時(shí),曾經(jīng)深刻地指出:“中國**問(wèn)題的復雜性與變化多端性,要求我們有確定的方針,而不為表面的現象所蒙蔽與動(dòng)搖?!?/p>

      傳奇愛(ài)情

      1929年,劉英在蘇聯(lián)學(xué)習,就見(jiàn)到過(guò)有“紅色教授”之稱(chēng)的張聞天;那時(shí),劉英把張聞天看作老師。1932年劉英回國,1933年6月進(jìn)入江西蘇區,擔任****宣傳部長(cháng)、組織部長(cháng)。張聞天也來(lái)到了蘇區,是****局委員,進(jìn)入了**核心。當他得知劉英也來(lái)到了蘇區,就給她打了一個(gè)電話(huà):“尤克娜(劉英的俄文名字),今天我們要打你的u2018土豪u2019?!?/p>

      原來(lái),對于剛進(jìn)入蘇區的**干部,組織上都發(fā)給一筆費用,用于置辦生活必需品,一般都可以余下一些,就要拿出來(lái)請客吃飯了,算是一個(gè)不成文的規矩。那天傍晚,劉英帶上錢(qián)就到張聞天那里去了,約上張聞天、博古、潘漢年,再加上少共**的年輕干部,走了10來(lái)里路到縣城吃了一頓熬豆腐、紅燒肉之類(lèi)的飯菜。從那時(shí)起,張聞天和劉英漸漸熟悉了。劉英的感覺(jué)是,那時(shí)的張聞天就對自己有了好感。他有時(shí)會(huì )到****來(lái)坐一坐,活潑的劉英會(huì )向他請教些問(wèn)題。有時(shí)候,劉英帶著(zhù)部下胡耀邦等人到張聞天那里“打土豪”,看看他那里有沒(méi)有一點(diǎn)好吃的東西。碰巧了,真會(huì )在他那里發(fā)現像巧克力那樣的好東西。張聞天喜歡打乒乓球,有時(shí)主動(dòng)招呼劉英揮拍打上一盤(pán)。這時(shí)候,劉英覺(jué)得張聞天是一位可敬的**。相比起來(lái),劉英和毛澤東就熟悉多了。其中一個(gè)原因是,劉英的老師周以栗是毛澤東在長(cháng)沙第一師范的要好同學(xué)。也許是這層關(guān)系,毛澤東很喜歡和嬌小的劉英聊天,有些好吃的,也愿意給劉英留著(zhù)。

      有一天傍晚,她走上樓,看到張聞天坐在床邊寫(xiě)東西。贛南的蚊子很多,張聞天好像沒(méi)有感覺(jué)似的。劉英奇怪地問(wèn):“你怎么不掛蚊帳”一邊說(shuō),一邊幫他把蚊帳放下了。張聞天回答:“我沒(méi)有老婆嘛?!眲⒂ⅠR上頂了他一句:“放帳子還要老婆?”話(huà)雖這么說(shuō),劉英的心里卻是一跳。此后不久就開(kāi)始長(cháng)征了。劉英編入由機關(guān)、后勤等人員組成的“紅章縱隊”,跟隨司令員李**行軍。

      離開(kāi)蘇區后,張聞天、王稼祥和毛澤東組成小小的“三人團”,一路走一路談。經(jīng)歷了嚴酷戰爭實(shí)踐的陶冶,又有毛澤東的引導,張聞天和他過(guò)去在**工作中犯過(guò)的“左”傾錯誤一步步地決裂了。他和王稼祥、毛澤東決心糾正李德、博古錯誤的**,將紅軍引向正確的方向。

      1935年1月的遵義會(huì )議上,張聞天在會(huì )議上作了反對“左”傾錯誤軍事路線(xiàn)的“反報告”,隨后為****局起草《遵義會(huì )議決議》,并獲得通過(guò)。在這次具有歷史意義的遵義會(huì )議上,毛澤東當選為**局**,協(xié)助周恩來(lái)指揮紅軍。

      劉英和張聞天的美滿(mǎn)婚姻是毛澤東在長(cháng)征路上一手促成的。

      就在遵義會(huì )議前后,毛澤東已經(jīng)有了意思,開(kāi)始逗劉英。有一回劉英到毛澤東那里去,毛澤東.突然對她說(shuō):“你那個(gè)秘密跟我講一講,你喜歡哪一個(gè)呀”

      劉英說(shuō):“哪個(gè)也不喜歡?!泵珴蓶|馬上追問(wèn):“那你已經(jīng)有人了”劉英連聲說(shuō)沒(méi)有。毛澤東馬上接過(guò)話(huà)題說(shuō):“我給你介紹一個(gè)?!眲⒂γ珴蓶|說(shuō):“我不要結婚,我怕生孩子。你看賀子珍,懷孕了還在行軍,生孩子也放在老鄉家里,這個(gè)樣子怎么行呢?”

      毛澤東笑道,那也沒(méi)有什么了不得的嘛。他扭頭念起前些日子行軍時(shí)寫(xiě)給張聞天的打油詩(shī):“洛甫洛甫真英豪,不會(huì )騎馬會(huì )摔跤……”劉英聽(tīng)明白了毛澤東的意思,畢竟有些難為情,趕緊走了。該輪到張聞天自己向劉英射出丘比特之箭了。

      不久,紅軍二占遵義,紅軍打了長(cháng)征以來(lái)的第一個(gè)大勝仗。那天,有了片刻閑暇,劉英和鄧小平、陸定一一起逛街,迎面遇到了張聞天。張聞天說(shuō):“劉英,到我那里去聊聊,好嗎”劉英以為毛澤東也和他住在一起,說(shuō),好呀,跟著(zhù)就去了。 

      張聞天住的是一個(gè)大戶(hù)人家的平房,相當寬敞。到了那里,張聞天才以實(shí)相告,毛澤東到前方去了。說(shuō)了幾句,不知怎么地,從來(lái)口齒伶俐的劉英話(huà)少了。早春季節,天氣還相當陰冷,屋子里有一盆碳火,溫文爾雅的張聞天動(dòng)手在碳火上煮醪糟給劉英吃。

      “吃著(zhù)吃著(zhù),我已經(jīng)覺(jué)得張聞天有話(huà)要對我說(shuō)。他一向說(shuō)話(huà)比較隨便,這時(shí)候卻變得羞羞答答了。等啊等啊,他終于鼓起勇氣,仍然是婉轉地說(shuō):劉英,我們都已經(jīng)比較了解了,希望我們不僅僅是做一般的同志,我們的關(guān)系是不是進(jìn)一步呀”

      “我一聽(tīng)就明白了。但是我當時(shí)沒(méi)有一點(diǎn)思想準備。我對聞天向來(lái)懷有敬愛(ài)的感情,但是從來(lái)沒(méi)有往“戀愛(ài)”上想。因為從u2018敬愛(ài)u2019到u2018戀愛(ài)u2019,中間還有一大段距離呢。何況長(cháng)征開(kāi)始,每天行軍累得要死,有時(shí)候累得連綁腿也不松,倒下來(lái)就睡,連u2018戀愛(ài)”也沒(méi)有工夫去想了?!?/p>

      當時(shí)劉英挺生硬地對張聞天說(shuō):“不行,我早有打算,5年不結婚?!痹?huà)題扭開(kāi)了,張聞天還是凝神地看著(zhù)劉英。劉英感覺(jué)異樣,心頭跳動(dòng)不已,有些不能把握,又說(shuō)了幾句話(huà),即匆匆離去。她的內心已被張聞天卷起了洶涌的波濤,再也不能平靜。

      她一樁樁地回憶起與張聞天的交往,打球、吃飯、治箔…當時(shí)一丁點(diǎn)兒也不曾在意的事情,一下子歷歷在目。她猛然覺(jué)得,張聞天可親可愛(ài)。毫無(wú)疑問(wèn),她的心,被張聞天的愛(ài)情之箭準確地射中了,過(guò)去的那個(gè)“敬愛(ài)”之舵被撥向了“戀愛(ài)”??墒撬衷趦刃母嬖V自己:“現在戀愛(ài)和結婚,還遠不是時(shí)候。要不然,婚后懷孕生孩子,怎么行軍呢”

      心頭百轉,越是矛盾,張聞天的形象越是在心頭揮之不去。用她自己的說(shuō)法是:“從此以后,我們的關(guān)系被捅破了?!焙芸?,李富春夫人蔡暢大姐也和劉英開(kāi)起了玩笑。有一回宿營(yíng),蔡暢有意對劉英說(shuō):“快,煮一點(diǎn)醪糟給洛甫同志吃?!惫硎股癫?,劉英乖乖地聽(tīng)她的話(huà),居然找到一些醪糟,煮來(lái)送給張聞天吃了。這自然是一個(gè)微妙的,只有情侶才明白的變化。遵義會(huì )議后,毛澤東進(jìn)入紅軍的高**層,**輕裝,打仗也變得靈活機動(dòng)了。4月,原**隊秘書(shū)長(cháng)鄧小平調往作戰**。

      紅軍**部代主任李富春給劉英寫(xiě)來(lái)一張紙條,上面寫(xiě)道:調劉英同志到**隊接替鄧小平同志工作。立即前往報到。劉英一驚,騎馬來(lái)到總**部,對李富春說(shuō),鄧小平同志多能干呀,我是做群眾工作的,**不了鄧小平的事情。李富春打趣說(shuō):“劉英現在怎么謙虛起來(lái)了?!彼€說(shuō):“不要緊,那里自然有人會(huì )幫助你嘛?!痹瓉?lái)李富春話(huà)里有話(huà)。劉英轉身去找毛澤東。毛澤東問(wèn):“你知道誰(shuí)提議你來(lái)的”劉英說(shuō):“是李富春呀?!泵珴蓶|搖搖頭,說(shuō):“是我提議你來(lái)的。在后梯隊太累,你一個(gè)小女子要拖垮的。小平上前方了,這兒有個(gè)女同志就行?!眲⒂⒄f(shuō):“小平同志能文能武,精明能干,我怕做不了?!痹谝贿叺耐跫谙橐舱f(shuō):“劉英,你干得了?!闭f(shuō)著(zhù),張聞天回來(lái)了,一聽(tīng)是這么回事,他說(shuō):“劉英,你完全能做。工作不多,主要是做警衛隊工作,思想工作不做不行,你在這方面有經(jīng)驗。再一個(gè)就是管我們這些人的生活。還有,開(kāi)會(huì )作個(gè)記錄?!睆埪勌煲谎跃哦?,這件事就定了。劉英從此來(lái)到張聞天的身邊,抬頭不見(jiàn)低頭見(jiàn),再也沒(méi)有離開(kāi)過(guò)他。劉英到**隊以后,她的警衛員也上了前線(xiàn)。張聞天從自己的警衛員中調了一個(gè)給劉英。

      這下子,行軍中的毛澤東就有打趣的事可做了。只要有機會(huì ),他就會(huì )對張聞天和劉英說(shuō)兩句打趣的話(huà)。不久后有一天宿營(yíng),安排房子的管理員把陳云住的屋子安排在張聞天和劉英的屋子之間。陳云還沒(méi)有意識到什么,毛澤東就發(fā)言了,對管理員說(shuō),你怎么讓陳云同志當大燈泡呀意思是監視自己的兩邊。

      陳云馬上回過(guò)味來(lái),連聲說(shuō),這個(gè)不行,我可不當這個(gè)燈泡,他馬上退出了屋子。張聞天一遇到這種事就不善于言談,只是笑。

      長(cháng)征播下了愛(ài)情種子,它的生命力自然比平常歲月的愛(ài)情要豐滿(mǎn)和扎實(shí)得多。待到紅軍來(lái)到陜北,于當年11月10日進(jìn)駐瓦窯堡,有了穩固的后方,這顆種子就成熟了。張聞天對劉英說(shuō),這下子有了家,“可以了吧?!?/p>

      那還說(shuō)什么呀,張聞天分得了一孔窯洞,劉英就在這里建立了自己的家。對于自己在陜北的第一個(gè)家,劉英永遠記得清清楚楚。她回憶說(shuō),她和張聞天結婚,沒(méi)有舉行任何儀式,也沒(méi)有請客,情投意合,環(huán)境許可,兩個(gè)行李合在一起就是了。倒是毛主席隨后趕來(lái)瓦窯堡,來(lái)到窯洞里鬧了一鬧,算是補上了“鬧新房”的一課。

      那天,毛澤東指揮直羅鎮戰役已經(jīng)大獲全勝,紅軍在陜北站穩了腳跟。他興致很高,興沖沖闖進(jìn)了張聞天和劉英的窯洞,大聲對劉英說(shuō):“劉英,你結婚不請客我可不承認呀?!苯酉聛?lái),毛澤東信口念出一段打油詩(shī):“風(fēng)流天子李三郎,不愛(ài)江山愛(ài)美人。當今洛甫作皇帝,又愛(ài)江山又愛(ài)美人?!?/p>

      廬山會(huì )議

      在建黨初期馬列翻譯著(zhù)作不多的情況下,張聞天成為黨內為數極少的造詣很深的馬克思主義理論家之一。建國后雖然轉入外交領(lǐng)域,但他對社會(huì )主義基本理論的研究始終非常重視,在調查研究中思考中國的現實(shí)問(wèn)題。

      1959年的廬山會(huì )議是**黨史上的一出悲劇。

      張聞天是在7月21日發(fā)言的,那時(shí)已是彭德懷上書(shū)后的多日,氣氛相當緊張,一部分講缺點(diǎn)講得多的同志,感到越來(lái)越大的壓力。在張聞天發(fā)言之前,田家英、胡喬木等了解內情的同志也打來(lái)電話(huà),勸他少講。但是,張認為,從當時(shí)的特殊情況來(lái)看,只有毛澤東出來(lái)糾正“大躍進(jìn)”的錯誤,才有可能從根本上解決問(wèn)題,因此,“犯上”也要講。

      張聞天義無(wú)反顧地講了整整一個(gè)下午。這確實(shí)是一篇剖析1958年“大躍進(jìn)”錯誤的深刻發(fā)言,其理論高度,當時(shí)在黨內是無(wú)與倫比的。親歷過(guò)那個(gè)難忘場(chǎng)面的李銳說(shuō):張聞天“有經(jīng)濟理論的修養,因而能抓住問(wèn)題的本質(zhì),站得高,看得遠?!睆埪勌焯貏e分析了犯錯誤的根本原因――黨內民主作風(fēng)問(wèn)題。他說(shuō):“主席常說(shuō),要敢于提出不同意見(jiàn),要舍得一身剮,不怕*頭,等等。這是對的。但是,光要求不怕*頭還不行。人總是怕*頭的,被****頭不要緊,被****頭還要遺臭萬(wàn)年。所以,問(wèn)題的另一面是要領(lǐng)。導上造成一種空氣、環(huán)境,使得下面敢于發(fā)表不同意見(jiàn),形成生動(dòng)活潑、能夠自由交換意見(jiàn)的局面?!?/p>

      對于自己的發(fā)言,張聞天充滿(mǎn)了自信。他沒(méi)有想到,兩天后,風(fēng)云突變。

      7月23日上午,在****局擴大會(huì )議的第二次全體會(huì )議上,毛澤東講話(huà)了,對彭德懷的信進(jìn)行了逐條的駁斥,從反“左”到反右,突然來(lái)了180度的大轉彎。張聞天聽(tīng)了,先是驚愕,繼而是困惑。從會(huì )場(chǎng)出來(lái),他一半是憂(yōu)慮,一半是憤怒地對秘書(shū)肖揚說(shuō):“這樣以后還有誰(shuí)敢說(shuō)話(huà)?”

      會(huì )后,他曾來(lái)到“美廬”院外,請求召見(jiàn),但得到的答復是:主席很忙,但不久之后,張聞天收到毛澤東的一封親筆信,信寫(xiě)得很挖苦,全文如下:“怎么搞的?你陷于那個(gè)軍事俱樂(lè )部里去了。真是物以類(lèi)聚,人以群分。你這次是安的什么主意?那樣四面八方,勤勞艱苦,找出那些漆黑一團的材料。真是好寶貝!你是不是跑到東海龍王敖廣那里取來(lái)的?不然,何其多也!然而一展覽,盡是假的。講完沒(méi)兩天,你就心煩意*。十五個(gè)吊桶打水,七上八下,被人們纏住脫不了身。自作自受,怨得誰(shuí)人?我認為你是舊病復發(fā),你的老而又老的瘧疾原蟲(chóng)遠未去掉,現在又發(fā)寒熱了。昔人詠瘧疾詞云:u2018冷來(lái)時(shí)冷得冰凌上臥,熱來(lái)時(shí)熱得蒸籠里坐,疼時(shí)節疼得天靈兒破,顫時(shí)節顫得牙關(guān)挫。只被你害*人也么哥,只被你害*人也么哥,真是個(gè)寒來(lái)暑往人難過(guò)。u2019同志,是不是?如果是,那就好了。你這個(gè)人很需要大病一場(chǎng)。昭明文選第三十四卷,枚乘《七發(fā)》末云:此亦天下之要言妙道也,太子豈欲聞之乎?于是太子據幾而起,曰:渙乎若一聽(tīng)圣人辯士之言。澀然汗出,霍然病已。你害的病,與楚太子相似。如有興趣,可以一讀枚乘的《七發(fā)》,真是一篇妙文。你把馬克思主義的要言妙道通通忘記了,于是乎跑進(jìn)軍事俱樂(lè )部,真是文武璧合,相得益彰?,F在有什么辦法呢?愿借你同志之筆,為你同志籌之,兩個(gè)字,曰:u2018痛改u2019。承你看得起我,打來(lái)幾次電話(huà),想到我處一談。我愿意談,近日有忙,請待來(lái)日,先用此信,達我悃忱?!?/p>

      在全信500多個(gè)字中,有兩句話(huà)對張聞天可能是致命的,一句是說(shuō)張聞天發(fā)言中的那些材料“盡是假的”,另一句是指出張聞天“舊病復發(fā)”。在那個(gè)時(shí)代,毛澤東的話(huà)如同圣旨,一旦出口,即成定論。

      8月2日,八屆八中全會(huì )召開(kāi),參加的人數幾乎是剛閉幕的****局擴大會(huì )議參加者的兩倍,會(huì )場(chǎng)改在廬山人民劇院。

      會(huì )上,毛澤東點(diǎn)名批評張聞天,而且再一次提到土地革命后期的錯誤路線(xiàn)問(wèn)題。他說(shuō):洛甫開(kāi)始不承認路線(xiàn)錯誤,七大經(jīng)過(guò)斗爭,洛甫承認了路線(xiàn)錯誤。那場(chǎng)斗爭,王明沒(méi)有改,洛甫也沒(méi)有改,又舊病復發(fā),他還在發(fā)瘧疾,一有機會(huì )就出來(lái)了。

      8月16日,全會(huì )閉幕后,會(huì )議決定把彭德懷、黃克誠、張聞天、周小舟分別調離國防、外交、省委第一書(shū)記等工作崗位,分別保留**委員會(huì )委員、****局委員、****局候補委員,“以觀(guān)后效”。決議指出:“右傾機會(huì )主義已經(jīng)成為當前黨內的主要危險。團結全黨和全國人民,保衛總路線(xiàn),擊退右傾機會(huì )主義的進(jìn)攻,已經(jīng)成為黨的當前的主要戰斗任務(wù)?!?/p>

      8月18日,張聞天含冤下山,并從此退出**舞臺。在巨大的壓力下,張聞天不得不承認錯誤。在下山的當天,張聞天寫(xiě)給毛澤東一封信,說(shuō):“我這次動(dòng)了大手術(shù),對我以后的身體健康,定會(huì )起良好的影響。我衷心地感謝你和**其他同志給予我的幫助。我一定要同昨天的那個(gè)**的我,永遠決絕?!薄拔医裉煜律?,希望能在北京,再見(jiàn)到你,并希望你多多指導?!?/p>

      毛澤東收到這封信,當即批示:印發(fā)各同志,印160多份,發(fā)給每人一份,走了的,航送或郵送去。我以極大的熱情歡迎洛甫這封信。

      張聞天卻沒(méi)有感受到一絲“熱情”,接踵而來(lái)的,是外事系統火力更兇猛的批判斗爭。一盆盆污水隨意潑到張聞天身上,嘲弄挖苦,恐嚇辱罵,主題完全離開(kāi)了廬山發(fā)言的是非,而是翻歷史的老賬,追查根本不存在的“軍事俱樂(lè )部”和“里通外國”。張聞天對此非常傷心。他對妻子劉英說(shuō):“說(shuō)別的什么,那是觀(guān)點(diǎn)不同;說(shuō)我里通外國,真是冤枉!”劉英從沒(méi)有見(jiàn)過(guò)丈夫流過(guò)眼淚,這時(shí)他卻止不住地淌眼淚。在精神和肉體雙重折磨下,已是花甲之年的張聞天血壓猛增,前列腺肥大癥加劇了,尿中*威脅著(zhù)生命,他的身體實(shí)在支撐不住了,被送進(jìn)了醫院。

      8月20日,張聞天回到北京,夫人劉英已經(jīng)在家等待。劉英時(shí)任外交部部長(cháng)助理、人事司長(cháng)、部黨組成員兼監委書(shū)記,她已然獲悉廬山風(fēng)暴。所以張聞天一進(jìn)家門(mén),她就急切地問(wèn)他犯了什么錯誤,埋怨他捅了馬蜂窩,“你做外交工作,經(jīng)濟問(wèn)題何必去多講呢!”張聞天開(kāi)始有些激動(dòng),說(shuō)自己非講不可,老百姓沒(méi)有飯吃,經(jīng)濟這樣搞下去怎么行,人民生活怎么得了,“后悔就不對了,后悔又有什么用呢?事情已經(jīng)發(fā)生了。***員不言后悔?!彼制届o地說(shuō),“廬山那篇講話(huà),談思想方法和民主作風(fēng)的一些話(huà)可能尖銳一些,但這個(gè)問(wèn)題非解決不可,不然難免要犯斯大林晚年的錯誤?!保?lèi)似的話(huà)他還與別人講過(guò),成為“里通外國”的把柄)。劉英聽(tīng)了,說(shuō)這事犯忌,他卻說(shuō):“封建社會(huì )都提倡犯顏直諫,***員還怕這怕那嗎?如果大家都不講,萬(wàn)馬齊喑,會(huì )出現什么局面呢!”

      晚上散步,來(lái)看他的秘書(shū)何方也為他廬山發(fā)言惹*惋惜,張聞天說(shuō):“不上山也可能不發(fā)這個(gè)言,但那是偶然性;有意見(jiàn)就要講,則是必然性?!彼€引用韓愈的話(huà)說(shuō),“物不得其平則鳴。腦袋里裝了那么多東西,心里有那么多話(huà),能夠不說(shuō)嗎?我是***員,應該講真話(huà)!”

      所以,這時(shí)的張聞天還是有所期待的。他在下山之前,曾給毛澤東寫(xiě)了一封短信,表示“希望能在北京,再見(jiàn)到你,并希望你多多指導”。毛立即批示:“我以極大的熱情歡迎洛甫這封信?!边€表示:“必須有溫暖,必須有春天”。廬山會(huì )議決議中也說(shuō),對犯錯誤的同志“應該采取滿(mǎn)腔熱情的態(tài)度”。

      但事實(shí)上,春天并沒(méi)有到來(lái),下山以后接踵而至的卻是一場(chǎng)暴風(fēng)雪――外交部召開(kāi)全國性會(huì )議,集中批判斗爭張聞天。

      在會(huì )場(chǎng)上,他的眼淚只能往肚里流;回到家里,同親人默默相對,就禁不住潸然淚下。他哽咽著(zhù)對劉英說(shuō):“說(shuō)別的什么,那是觀(guān)點(diǎn)不同,說(shuō)我u2018里通外國u2019,真是冤枉!”自從長(cháng)征途中他們結婚以來(lái),劉英還是第一次見(jiàn)到丈夫落淚。 花甲之年的張聞天經(jīng)受不住如此沉重的打擊。先是血壓猛增,暈眩,心悸,還得硬撐著(zhù)去接受批判。接著(zhù)尿*癥威脅著(zhù)他的生命,被送到醫院搶救――外交部對張聞天的批判這時(shí)才轉入“專(zhuān)案審查”。

      城門(mén)失火,殃及池魚(yú)。許多同志受到株連,張聞天的秘書(shū)以及被認為與他關(guān)系密切的干部,都被打成“張聞天反黨集團”成員和“右傾機會(huì )主義分子”。

      夫人劉英也因無(wú)從揭發(fā)“里通外國”而被定為“嚴重右傾”,不僅被撤銷(xiāo)了黨內外一切職務(wù),還要以反對毛主席的罪名開(kāi)除她的黨籍。

      劉英不服,就上書(shū)毛澤東申辯。在毛澤東的批示和周恩來(lái)、陳毅的保護下,這才作罷,但劉英從此離開(kāi)了外交部,被貶到中科院近代史研究所做研究工作。

      他們惟一的兒子張虹生,也在就讀的北京師范學(xué)院被戴上“右傾”的帽子,定性為“壞學(xué)生”,被退學(xué)送往新疆建設兵團農一師勞動(dòng)。

      凄慘晚年

      用張聞天自己的話(huà)說(shuō),廬山會(huì )議后,他“過(guò)的是脫離群眾、脫離黨的直接**并聽(tīng)候黨的長(cháng)期考察的孤獨生活?!?/p>

      “文革”風(fēng)暴的到來(lái)使得張聞天不再“孤獨”,并立即被卷入喧囂之中;7月12日,**專(zhuān)案組建議:撤銷(xiāo)張聞天**委員、****局候補委員的職務(wù),****,在報刊上公開(kāi)點(diǎn)名。

      8月9日,張聞天被揪到三里河國家經(jīng)委禮堂臺上,掛上一塊大牌子,戴上一頂高帽子,站在孫冶方旁邊一起挨斗。那天天氣悶熱,患高血壓和心臟病的張聞天,彎腰低頭站了一個(gè)多小時(shí),終因體力不支一頭栽倒。有個(gè)造反派罵他“裝死”,又被拖了起來(lái)。在持續5個(gè)小時(shí)的拽來(lái)拽去中,他的衣服扣子全部掉光。鼻青眼腫的張聞天回到家中,向夫人劉英敘述經(jīng)過(guò),傷感地說(shuō):“今天差點(diǎn)兒回不來(lái)了?!笨吹秸煞驊K不忍睹的模樣,劉英號啕大哭。

      造反派又把他弄去陪斗彭德懷,“每次看到他懷揣月票手提書(shū)包擠汽車(chē)去接受批斗,我一天的提心吊膽便開(kāi)始了,擔心他在撲面的風(fēng)沙或當頭的烈日下昏倒,在途中被如潮的人群擠壞,更擔心被人揪斗致死。黃昏降臨,我便倚門(mén)而望,眼巴巴地等待親人歸來(lái)……”劉英凄慘地回憶起丈夫被折磨的日子。

      張聞天一邊接受批斗,一邊接受中直機關(guān)和來(lái)自全國的提審和外調,僅10個(gè)月就有219起。在調查中,張聞天忍受住辱罵、恫嚇、拳打腳踢,堅持實(shí)事求是地說(shuō)明情況,提供材料,顯示了他堅定、正直的人格??瞪審埪勌熳C明,企圖通過(guò)“六十一人案”打倒一批老干部,可是張聞天提供的材料恰恰相反:“61人出獄是經(jīng)我簽字同意的,此事黨****集體是知道的”。盡管如此,在印發(fā)的**文件里還是用了“劉少奇、張聞天這個(gè)叛變的決定”等嚴厲字眼,并下令北京衛戍區分別將張聞天夫婦武裝“監護”了523天,直到1969年10月20日“緊急疏散”時(shí),他們才被從小屋里領(lǐng)出來(lái),在審訊室里重逢。

      三天后,在專(zhuān)案組的“護送”下,張聞天夫婦帶著(zhù)10歲的養女小倩匆匆離京南下,來(lái)到廣東省肇慶軍分區大院,一個(gè)半山坡的平房里。在這里,張聞天的名字被停止使用,他化名“張普”,不準打電話(huà),不準與外人接觸,不準離開(kāi)宿舍區,每月要向軍分區保衛科書(shū)面匯報思想和言行。他常常到旁邊的西江大堤散步,面對滾滾東去的江水出神。

      “9?13”林彪自我*炸,使71歲的張聞天看到了希望,認為“文革”的形勢和自己的命運將有所改變,應該把社會(huì )主義的基本理論系統地寫(xiě)出來(lái),他對劉英說(shuō):“也許有一天我能在哪次會(huì )上談?wù)??!睆?971年10月12日起,張聞天忍著(zhù)病痛,避開(kāi)監管,開(kāi)始秘密寫(xiě)作文稿。計有《論社會(huì )主義和共產(chǎn)主義》、《無(wú)產(chǎn)階級專(zhuān)政下的**和經(jīng)濟》、《關(guān)于社會(huì )主義社會(huì )的公私關(guān)系》、《黨內斗爭要正確進(jìn)行》、《衡量黨的路線(xiàn)政策的高尺度》等等――這些后來(lái)被稱(chēng)為“肇慶文稿”的論文,可以說(shuō)是探索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道路的早的理論成果?!?/p>

      1972年4月2日,張聞天給“毛主席、周總理并黨**”寫(xiě)了一封信,訴說(shuō)自己“過(guò)著(zhù)非常孤寂和閉塞的生活,精神上感到苦悶”,請求“早日在**上和組織上解決我的問(wèn)題”,“回到北京去,在黨的**下做些力能勝任的工作”,言辭甚為懇切。到6月份,張聞天被告知:**決定自今年5月起恢復張聞天和劉英原工資待遇,算是得到一點(diǎn)寬慰。

      1974年10月18日,張聞天又給毛主席寫(xiě)信,“希望回到北京生活和養病,除此之外,沒(méi)有其他要求了?!边@封信是托王震轉呈的;幾近失明的毛澤東,聽(tīng)完來(lái)信,讓身邊工作人員簽批:“到北京住,恐不合適,可另?yè)Q一地方居住?!?

      1975年8月23日,張聞天一家離開(kāi)廣東肇慶,來(lái)到江蘇無(wú)錫湯巷45號定居。此時(shí)的張聞天已是百病纏身,曾幾次送醫院搶救。1976年4月的一天,張聞天自知不久于人世,讓妻子寫(xiě)下他們的合約:“二人生前商定:二人的存款,死后交給黨,作為二人后所交黨費。張、劉,1976年4月?!敝夭≈械膹埪勌煲廊魂P(guān)心他的理論研究,曾讓人重抄在無(wú)錫修改的文稿,說(shuō):“如果能有一個(gè)懂**經(jīng)濟學(xué)的文字秘書(shū),我就可以寫(xiě)出更多的東西來(lái)?!?

      1976年7月1日下午7時(shí)30分,受盡磨難的張聞天因心臟病猝發(fā)在無(wú)錫逝世。享年76歲。

      江蘇省委當夜急電****,請示喪事安排問(wèn)題;7月3日,有關(guān)部門(mén)向**提出一個(gè)方案,“遺體在無(wú)錫火化,并在無(wú)錫開(kāi)個(gè)追悼會(huì )”,由江蘇省委一**同志主持,無(wú)錫市委一**同志講話(huà)。同時(shí)報送了草擬的一份講話(huà)稿,說(shuō)張聞天“是大家所熟悉的一位老同志。他在南京參加過(guò)著(zhù)名的u2018五四u201**生運動(dòng),一九二五年加入中國***,跟隨偉大領(lǐng)袖毛主席進(jìn)行了二萬(wàn)五千里長(cháng)征,在長(cháng)期革命斗爭中,對中國人民的偉大革命事業(yè)作了一些有益的工作?!笨墒?,這樣簡(jiǎn)到不能再簡(jiǎn)的儀式,低到不能再低的評價(jià),上面都不同意。

      江蘇省委一再催詢(xún),遲遲沒(méi)有答復,直到7月8日下午,**有關(guān)部門(mén)才電話(huà)指示江蘇省委:不開(kāi)追悼會(huì ),骨灰盒存放在無(wú)錫,《新華日報》發(fā)一消息,劉英由江蘇安置。在這之前,省委組織部干部曾向**反映:遺體告別時(shí)如送花圈,寫(xiě)張聞天還是寫(xiě)張普?家屬說(shuō):“人都死了,還保什么密!”答復是繼續保密。所以,7月9日下午向遺體告別,“張聞天”這個(gè)名字都不許出現。劉英獻給幾十年風(fēng)雨同舟的伴侶的花圈上,也只能寫(xiě)“獻給老張同志”。絕情悖理,一至于此! 張聞天遺體于10日下午火化,骨灰盒被鎖在無(wú)錫公墓辦公室的一個(gè)木箱里面。 又過(guò)了3天,7月13日,才在南京的《新華日報》第三版右下角以“本報訊”的報道方式,登出張聞天逝世的消息。這則消息由北京方面擬定,僅78個(gè)字:“中國科學(xué)院哲學(xué)社會(huì )科學(xué)部經(jīng)濟研究所特約研究員張聞天同志,因長(cháng)期患心臟病,醫治無(wú)效,于一九七六年七月一日在江蘇無(wú)錫病故;張聞天同志一九二五年加入中國***;終年七十六歲?!笔锥紙蠹堃桓疟3志}默。 嗚呼!一代偉人,就這樣無(wú)聲息地殞落!他能夠安息嗎?

      冤案昭雪

      張聞天逝世后不到一百天,黨和人民粉碎了江青***集團,結束了“文化大革命”十年動(dòng)*。

      1978年12月**十一屆三中全會(huì ),糾正了過(guò)去對彭德懷、張聞天等所作的錯誤結論。1979年8月25日,****在北京人民大會(huì )堂召開(kāi)大會(huì ),隆重追悼張聞天。

      追悼會(huì )由陳云主持,鄧小平致悼詞。悼詞贊頌“張聞天同志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是忠于黨、忠于人民的一生”,莊嚴宣布:“現在,黨**為張聞天同志一生的革命活動(dòng),作出了全面、公正的評價(jià),決定為他**和恢復名譽(yù)。林彪、u2018四人幫u2019一伙強加在張聞天同志身上的一切誣陷不實(shí)之詞都應統統推倒?!钡吭~號召向張聞天同志學(xué)習:“學(xué)習他服從真理,誠懇修正錯誤,勇于進(jìn)行自我批評,善于吸取歷史經(jīng)驗的優(yōu)秀品質(zhì);學(xué)習他作風(fēng)正派,顧全大局,以黨的利益為重,不突出個(gè)人,不計較個(gè)人得失的堅強黨性;學(xué)習他謙虛謹慎,艱苦樸素,平易近人,處事民主,善于團結干部的優(yōu)良作風(fēng);學(xué)習他終身好學(xué),不斷求知,重視調查研究,堅持實(shí)事求是的科學(xué)態(tài)度;學(xué)習他胸懷坦白,光明磊落,愛(ài)憎分明,敢于斗爭的革命精神?!痹谂e行追悼會(huì )的當天,《人民日報》在顯著(zhù)位置發(fā)表了張聞天在肇慶寫(xiě)成、又在無(wú)錫精心修改的文稿《無(wú)產(chǎn)階級專(zhuān)政下的**和經(jīng)濟》。8月27日,又發(fā)表了肇慶文稿中的《黨內斗爭要正確進(jìn)行》。使全黨共享他在“文革”中創(chuàng )造的寶貴精神財富。

      1981年7月1日,在慶祝中國***成立六十周年大會(huì )上,****總書(shū)記胡耀邦發(fā)表講話(huà),張聞天的名字被列入同毛澤東一起為中國革命的勝利、為毛澤東思想的形成和發(fā)展作出重要貢獻的黨的杰出**人的行列。給了張聞天應有的歷史地位。 1985年8月30日,在張聞天85周年誕辰之際,包括廬山會(huì )議發(fā)言和“**經(jīng)濟學(xué)筆記”、“肇慶文稿”的精彩篇章在內的《張聞天選集》由人民出版社出版。張聞天生前的遺愿終于實(shí)現?!丁磸埪勌爝x集〉編輯說(shuō)明》高度評價(jià)張聞天的歷史功績(jì)和理論貢獻,指出:“張聞天同志是偉大的馬克思主義者,杰出的無(wú)產(chǎn)階級革命家和理論家,黨在一個(gè)較長(cháng)時(shí)期的重要**人。他對中國新民主主義革命、社會(huì )主義革命和社會(huì )主義建設事業(yè)的勝利,對作為黨的集體智慧結晶的毛澤東思想的形成和發(fā)展,作出了重要貢獻?!?隨著(zhù)時(shí)間的推移,張聞天的理論創(chuàng )造和革命業(yè)績(jì),崇高品德和優(yōu)良作風(fēng),越來(lái)越贏(yíng)得全國各族人民,廣大黨員、干部、知識分子和青年的敬佩。

              在張聞天90誕辰時(shí),北京舉行了隆重的紀念活動(dòng),上海、南京、遵義、佳木斯、無(wú)錫等地也以多種形式紀念他。 國家主席楊尚昆發(fā)表紀念文章,稱(chēng)張聞天是“***人的楷模,革命知識分子的典范?!?****總書(shū)記***致函劉英同志說(shuō):“黨和人民永遠不會(huì )忘記他為中國革命和建設事業(yè)作出的不朽歷史貢獻。他對共產(chǎn)主義矢志不移的堅定信念,他的**家的寬廣胸懷和學(xué)問(wèn)家的謹嚴風(fēng)范,他為人民利益而堅持真理、修正錯誤的崇高品德,他深入實(shí)際、實(shí)事求是、謙虛謹慎、艱苦樸素的優(yōu)良作風(fēng),永遠值得我們大家學(xué)習?!?/p>

      人物故居

        張聞天名“蔭皋”,字“聞天”。1900年8月30日,張聞天出生于南匯施灣鎮(現浦東新區機場(chǎng)鎮)鄧三村張家宅。張聞天故居是一座具有江南民居特色的民宅,一面正屋,兩邊廂房,磚木結構,坐北朝南。屋脊上有古代官吏形象的雕刻,顯示房屋主人有較高的地位。正屋有五間,兩側廂房各兩間,在西廂房外側有雜用房四間,共十三間。這十三間分三次建成,先建正屋,后建廂房,再建雜房。故居中間是青磚鋪地的天井,前面有木結構門(mén)亭,古稱(chēng)秀才亭,亭上有陳云同志題寫(xiě)的匾額,亭前有兩塊用綠籬笆圍的菜地;屋后原為水流潺潺作響的宅河溝,溝邊有翠竹、綠樹(shù),放有水車(chē)等農具。隨著(zhù)歲月變遷,宅河溝逐漸形成硯臺狀的小和溝,現稱(chēng)硯臺溝。溝邊是張聞天少年時(shí)代經(jīng)常與小伙伴讀書(shū)、玩耍的地方。正屋中間是客堂稱(chēng)孝友堂,是張氏族邀請至親好友聚會(huì )議事之處。右側是臥室,陳列著(zhù)衫木大床、印花夏布蚊帳以及梳妝臺、腳箱、開(kāi)門(mén)廚等家具。這兒是張聞天出生和青少年時(shí)期生活的地方。書(shū)房里陳列有小木床、書(shū)桌、書(shū)架和筆墨紙硯等文具用品,這兒是張聞天少年時(shí)期讀書(shū)的地方。故居建筑面積共488平方米,占地面積686平方米。

      張聞天八歲時(shí)就被送到離家七里外康家宅寄讀,培養獨立生活的能力,十三歲進(jìn)入南匯縣城內第一高等小學(xué),十六歲考入吳淞中學(xué)。他從小生長(cháng)在海塘邊,目睹災害給家鄉帶來(lái)的悲慘情景。他從小就立志要學(xué)清代欽璉為家鄉人民造福。十七歲那年他就離開(kāi)中學(xué)轉考當時(shí)設在南京的我國第一所培養水利工程人才的“全國水利局河海工程專(zhuān)門(mén)學(xué)?!?。其時(shí),五四運動(dòng)*發(fā),他積極投身愛(ài)國民主運動(dòng),1919年8月發(fā)表《社會(huì )問(wèn)題》一文,其中摘譯了《***宣言》第二章的十條綱領(lǐng),成為南京地區第一位傳播馬克思主義的人。1920年他赴日留學(xué),1922年又赴美國勤工儉學(xué)。他一面在舊金山的中文報社當編譯,一面在加利福尼亞大學(xué)自修。1924年回國,開(kāi)始在上海中華書(shū)局任編輯,后來(lái)又去重慶任師范學(xué)校教師,主編《南鴻》周刊。由于他毫不妥協(xié)地反對封建勢力,逐被軍閥驅逐出川。

      1925年6月在上海五卅運動(dòng)中,張聞天加入了中國***,同年被派往蘇聯(lián)莫斯科中山大學(xué)、紅色教授學(xué)院學(xué)習、任教,并在共產(chǎn)國際東方部工作,積極參加反對托派和李立三錯誤路線(xiàn)的斗爭。1931年2月張聞天從蘇聯(lián)回國,在隨后四年中他擔任**宣傳部長(cháng)、****局委員、**、中華蘇維埃主席。1934年10月張聞天參加**紅軍長(cháng)征,在遵義會(huì )議上率先挺身而出,徹底摒棄王明的“左”傾主義路線(xiàn),支持毛澤東的軍事主張,為挽救黨和紅軍,作出了重要貢獻??谷諔馉巹倮鲃?dòng)要求到東北做地方工作,曾擔任過(guò)遼東省委書(shū)記。全國解放后,張聞天先后擔任過(guò)駐蘇聯(lián)大使和外交部常務(wù)副部長(cháng)。1959年廬山會(huì )議上,他因批評“大躍進(jìn)”和“人民公社”,被降職到中國科學(xué)院哲學(xué)社會(huì )學(xué)學(xué)部任“特約研究員”?!拔母铩敝?,受到“四人幫”的殘酷迫害,1976年7月1日因心臟病猝發(fā)在無(wú)錫去世,享年76歲。

      張聞天是我黨杰出的馬克思主義者。他的光輝一生,無(wú)論是身居高位,還是廬山罷官、文革被禁,自始至終胸懷坦蕩,公而忘私,忠于革命。他一生儉樸不為名利,他的一個(gè)女兒一直在上海工廠(chǎng)做工人。臨終時(shí)他把歷年來(lái)積蓄的四萬(wàn)元全部交了黨費,沒(méi)有給子女留下分文。張聞天夫人劉英2002年8月去世前也留下遺囑:張聞天所有版權交給國家,家中所有存款交后一次黨費。表現了***人公而忘私,清白廉潔的高貴品質(zhì)。

      1979年在張聞天含冤去世三年后,黨**為張聞天隆重舉行了追悼會(huì ),鄧小平代表**作的悼詞中對張聞天在中國歷史上的功績(jì)作出了充分肯定。1985年9月上海市人民政府撥專(zhuān)款對張聞天故居進(jìn)行了修繕。張聞天故居現被列為上海市旅游局推薦觀(guān)光點(diǎn).

      人物評價(jià)

          一個(gè)儒雅謙遜的人,一個(gè)穩重厚道的人,在事關(guān)中國命運的關(guān)鍵時(shí)刻,都毫不猶豫地挺身而出,明知前方陰云密布,驟雨狂風(fēng),他總是站在真理這一邊。

      在中國***和工農紅軍處于生死存亡的關(guān)頭,他和毛澤東等一起,取得了遵義會(huì )議的勝利,實(shí)現了偉大的歷史轉折,挽救了黨,挽救了紅軍;在日本軍國主義侵入華北,中華民族危險的時(shí)候,作為****總負責人,他和毛澤東等一起,**黨和紅軍實(shí)現了從土地革命戰爭到抗日民族戰爭的轉變,確立了抗日民族統一戰線(xiàn)的策略,實(shí)現了第二次國共合作,從而為中國***和人民武裝力量的發(fā)展壯大,為中國人民抗日戰爭的勝利,奠定了堅實(shí)的基礎。張聞天在****總負責人的崗位上恪盡了職守,立下了這兩大功勛,從而確立了他的二十世紀中國偉大人物之一的地位。

      張聞天早年投身革命,是***歷史上一個(gè)相當長(cháng)時(shí)期的重要**人。他青年時(shí)代參加五四運動(dòng),經(jīng)受了先進(jìn)思想的洗禮,積極探索救國救民的道路,在“五卅”運動(dòng)的革命風(fēng)暴中,加入了中國***。從此,他把自己的畢生精力,無(wú)私地獻給了黨和人民。三十年代初,張聞天在走上****崗位時(shí)盡管執行過(guò)王明的“左”傾教條主義、冒險主義,但是在進(jìn)入**革命根據地以后,特別是在長(cháng)征中,他深刻認識到“左”傾冒險主義給黨的事業(yè)造成了極大危害,認識到只有以毛澤東為代表的正確主張才能指引中國革命轉危為安,毅然與“左”傾錯誤決裂。在遵義會(huì )議上,他堅決支持毛澤東的正確主張,并受委托起草了會(huì )議決議,為確立毛澤東在紅軍和黨**的**地位,實(shí)現黨在新民主主義革命時(shí)期的偉大歷史轉折,作出了重要貢獻。

      張聞天在我們黨從土地革命戰爭向民族解放戰爭的戰略轉變中,進(jìn)行了卓有成效的工作。在長(cháng)征途中和到達陜北后,他積極參加了同張國燾分裂黨和紅軍的陰謀進(jìn)行的斗爭,堅決維護黨的統一。長(cháng)征勝利后,他為建立抗日民族統一戰線(xiàn)付出了艱辛的努力。在1935年12月**召開(kāi)的瓦窯堡會(huì )議上,他主持會(huì )議并起草了會(huì )議決議。這個(gè)決議和會(huì )后毛澤東所作的《論反對日本帝國主義的策略》的報告,系統闡述了黨的抗日民族統一戰線(xiàn)的策略方針。西安事變*發(fā)后,他協(xié)助毛澤東、周恩來(lái),為和平解決西安事變,實(shí)現第二次國共合作,開(kāi)創(chuàng )中國革命和抗日斗爭的新局面,貢獻了自己的智慧和力量。

      張聞天在理論宣傳、干部教育等工作中成績(jì)卓著(zhù)。**六屆六中全會(huì )以后,他主要負責宣傳、干部教育和理論研究等工作。他撰寫(xiě)了大量文章,宣傳黨的抗日民族統一戰線(xiàn)方針和抗戰必勝的前途,鼓舞全國人民堅持抗戰的斗志,批判黨內存在的“左”的或右的錯誤傾向。在抗日戰爭的新形勢下,培養干部成為黨的一項緊迫任務(wù)。他指出:“要重新教育干部,培養干部,使他們懂得新的政策,適合于新的要求?!痹谒闹鞒窒?,大批經(jīng)歷過(guò)土地革命戰爭的軍隊干部、從事過(guò)白區工作的地下黨員、參加過(guò)一二九運動(dòng)的青年學(xué)生,進(jìn)入****馬列學(xué)院等院校接受培訓和學(xué)習。在延安整風(fēng)運動(dòng)中,張聞天以嚴肅的自我批評精神解剖自己,又以“補課”的精神深入實(shí)際,深入基層,深入群眾,調查研究,加深了對中國農村經(jīng)濟和社會(huì )情況的認識。解放戰爭時(shí)期,他到東北工作,在建立根據地、發(fā)動(dòng)群眾、肅清土匪、土地改革等一系列重要工作上均有突出建樹(shù),創(chuàng )造性地貫徹執行了**的路線(xiàn)方針政策。他關(guān)于東北經(jīng)濟構成及經(jīng)濟建設基本方針的論述,具有重要的理論意義。

      五十年代初,張聞天到外交部門(mén)工作。他注重調查研究,勤于分析問(wèn)題。他關(guān)于為社會(huì )主義建設爭取和平國際環(huán)境,駐外使館要以各國政府為主要工作對象,對外援助要量力而行,必須堅持勤儉辦外交等主張,至今仍然具有現實(shí)意義。他十分關(guān)心我國社會(huì )主義經(jīng)濟建設的發(fā)展。在廬山會(huì )議上,他以對黨對人民高度負責的態(tài)度,批評了當時(shí)工作中發(fā)生的“左”的錯誤,強調堅持實(shí)事求是、克服主觀(guān)主義、發(fā)揚黨內民主的重要性。為此,他受到不公正的對待。但是,他始終以***員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繼續致力于社會(huì )主義建設理論和實(shí)踐的研究,寫(xiě)下了許多讀書(shū)筆記和研究文稿。在“文化大革命”中,他遭受磨難,但丹心依舊,堅持原則,顧全大局,保護同志,表現了一個(gè)***人的堅強意志和革命正氣。在后的歲月里,他抱病寫(xiě)下了《無(wú)產(chǎn)階級專(zhuān)政下的**和經(jīng)濟》等文稿,闡述馬克思主義的基本原理,提出了關(guān)于加強黨同人民群眾的聯(lián)系、發(fā)展社會(huì )生產(chǎn)力、探索中國社會(huì )主義建設正確道路等一系列重要思想觀(guān)點(diǎn)。

      張聞天具有深厚的馬克思主義理論修養、高度的黨性原則和敏銳的**眼光,他一生光明磊落,無(wú)私無(wú)畏。我們緬懷張聞天同志,要學(xué)習他對黨和人民事業(yè)的堅定信念,不論環(huán)境多么惡劣,道路多么崎嶇,都一往無(wú)前,矢志不移。學(xué)習他敢于堅持真理、修正錯誤的崇高品德,當實(shí)踐證明自己犯了錯誤的時(shí)候,勇于改正錯誤,同時(shí)也敢于堅持正確意見(jiàn)。學(xué)習他孜孜不倦、刻苦學(xué)習的精神,善于運用馬克思主義的立場(chǎng)、觀(guān)點(diǎn)、方法研究和解決實(shí)踐中出現的新情況新問(wèn)題。學(xué)習他實(shí)事求是、謙虛謹慎、艱苦樸素的優(yōu)良作風(fēng),堅持深入實(shí)際,調查研究,密切聯(lián)系群眾,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wù),自覺(jué)當好人民的公仆。 

      欧美日韩日本国产,亚洲综合亚洲,欧美视频综合,亚洲欧洲另类春色校园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