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b5jzh"></p>

          <pre id="b5jzh"></pre>

            <ol id="b5jzh"><var id="b5jzh"></var></ol>

            揚升行業網

            譚甫仁簡介(資料簡歷圖片)

            121gldl|
            271
            譚甫仁,1910年4月1日-1970年12月17日,廣東省仁化縣人,中國人民***昆明軍區政委,中將,1970年被**。1927年曾參加南昌暴動,撤退時離隊。次年又作為俘虜加入紅軍。第一次國共內戰時期,任紅十五軍團第78師**部主任,抗日戰爭時期,任冀魯豫軍區副司令員。第二次國共內戰時期,任第四野戰軍第十五兵團第四十四軍**委員。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任中國人民***工程兵**委員,昆明軍區**委員。1955年被授予 中將軍銜。是 中國***第九屆**委員。1970年12月17日凌晨,譚甫仁和王里巖夫婦在昆明軍區大院別墅內被一名正受審查的**王自正**,當場身亡。,

            人物簡介

            譚甫仁,廣東韶關仁化客家人。中國人民***高級將領。1910年4月1日生于廣東仁化城口。1927年參加農民協會,隨廣東農民自衛軍參加南昌起義**。1928年1月參加工農革命軍,同年加入中國***。曾任紅4軍士兵委員會干事、紅12軍36師108團**委員,紅1軍團1師**部組織科科長,參加井岡山革命根據地斗爭和**蘇區歷次反“圍剿”。1933年入紅軍大學學習。1934年任紅軍總**部組織部組織科科長,參加長征。后任紅軍陜甘支隊第2縱隊12大隊**處主任。到陜北后任紅15軍團75師225團**處主任,第75師、78師**部主任,參加東征、西征戰役??谷諔馉?發后,任八路軍第115師343旅687團**處主任,參加平型關戰斗。后任第344旅**部副主任,八路軍野戰**部組織部副部長,晉冀豫軍區獨立游擊支隊**委員。1940年隨**挺進冀魯豫邊區,任新編3旅**委員、冀魯豫軍區副司令員。1941年入****黨校學習??谷諔馉巹倮蟾皷|北,任東北民主聯軍吉林軍區舒蘭分區**委員、第23旅**委員、東滿軍區**部主任,東北野戰軍第7縱隊副**委員。參加了遼沈、平津、廣東等戰役。1950年4月起任第四野戰軍44軍**委員,廣西軍區副**委員、第三**委員,武漢軍區副**委員、第二**委員,人民***工程兵**委員,昆明軍區**委員。1955年被授予中將軍銜。曾獲二級八一勛章、一級獨立自由勛章、一級解放勛章。是**第九屆**委員。1970年12月17日在昆明遭***分子**,享年60歲。

            人物履歷

            1927年參加南昌起義。

            1928年參加中國工農紅軍。同年加入中國***。曾任第十二軍團政委。

            1929年任紅四軍第三十一團一營黨委干事。

            1930年任紅十二軍一O三團連**委員,同年冬任第三十六師第一O八團**委員。

            譚甫仁簡介(資料簡歷圖片)

            1933年入瑞金紅軍大學學習。后任****總**部組織科科長、第十五軍團師政委部主任。參加了**蘇區反“圍剿”和長征。后任八路軍一一五師團**處主任、旅游**部副主任,第二縱隊旅政委,冀魯豫軍區副司令員。參加了平型關戰斗。

            1934年9月任**總**部組織部組織科科長,10月參加**紅軍二萬五千里長征。

            1935年9月任紅軍陜甘支隊第二縱隊第十二大隊**處主任。

            1936年春任紅十五軍團第七十八師**部主任,不久改任第七十五師**部主任,參加了東征、西征戰役。

            1937年初任紅十五軍團第七十三師**部主任??谷諔馉帟r期,任八路軍一一五師三四四旅六八七團**處主任兼靈邱縣縣長、第六八七團**委員、旅**部副主任,第三四四旅**部主任、八路軍野戰**部組織部副部長、部長,晉東南游擊支隊**委員、一一五師三四三旅**委員,八路軍一二九師第二縱隊新編第三旅**委員,一一五師教導第七旅**委員。

            1940年7月擔任冀魯豫軍區副司令員。率部參加開辟、發展冀魯豫邊抗日根據地,堅持艱苦的敵后游擊戰爭。曾入延安**黨校學習。解放戰爭時期,歷任吉林軍區舒蘭軍分區**委員、右路總隊**委員,東滿軍區**部主任,東北野戰軍第七縱隊副**委員,第四野戰軍第四十四軍副**委員等職。率部參加解放東北和進軍中南的多次戰役戰斗。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任中國人民***第十五兵團第四十四軍**委員,廣西軍區副**委員兼**部主任、第三**委員,武漢軍區副**委員、第二**委員,高人民**軍事審判庭庭長,中國人民***工程兵**委員,昆明軍區**委員兼云南省革命委員會主任等職。

            1941年入延安**黨校學習。

            1946年后,任東滿軍區**部主任、東北野戰軍縱隊副政委。參加了遼沈、平津、廣東等戰役。建國后,歷任軍政委,廣西軍區副政委、政委,武漢軍區副政委、政委,工程兵政委,昆明軍區政委。是**第九屆**委員。

            1955年被授予中將軍銜。曾獲二級八一勛章、一級獨立自由勛章、一級解放勛章。

            1970年12月17日凌晨5時,譚甫仁夫婦在昆明軍區大院的居所內被軍區保衛部剛提拔不久的副科長王自正**。

            人物生平

            1910年4月1日生于廣東省仁化縣城口鎮一個貧苦農民家庭。6歲入私塾,9歲起就讀于仁化縣立第四高小。1926年高小畢業時正置國共合作的北伐戰爭開始,仁化地區工農運動蓬勃興起,遂投身家鄉革命斗爭,任區農民協會秘書,負責宣傳工作。同年11月,入廣東省農協在韶關創辦的江北農軍學校,畢業后返回家鄉繼續從事農民運動。1927年四一二**后,隨江北農軍北上武漢,7月移師南昌編入

            國民革命軍第20軍賀龍部,參加了八一南昌起義。起義軍南下時,他與主力**失掉聯系,在尋找**時誤入江西***軍第27師,被編在該師第79團1營當兵。1928年1月,隨軍“進剿”井岡山,在新城戰斗中被俘,參加工農革命軍第4軍(后改稱紅4軍)。同年5月加入中國***。后任紅4軍士兵委員會干事,紅12軍連**指導員、第36師108團**委員,紅1軍團第1師**部組織科科長,參加了南雄水口等戰役和**蘇區歷次反“圍剿”。1934年奉調紅軍總**部組織部,任組織科科長。長征中任陜甘支隊第2縱隊12大隊**處主任。到陜北后任紅15軍團225團**處主任,第75、78師**部主任,參加了東征、西征和山城堡戰役??谷諔馉?發后,任八路軍第115師343旅687團**處主任,參加平型關戰斗后調任第344旅**部副主任,八路軍野戰**部組織部副部長。1939年任晉冀豫軍區獨立游擊支隊**委員。翌年隨**挺進冀魯豫邊區,任新編3旅**委員、冀魯豫軍區副司令員。1941年赴延安入****黨校學習??箲饎倮蟾皷|北,任東北民主聯軍吉遼(東滿)軍區舒蘭分區**委員、第23旅**委員,與旅長賀慶積指揮**積極開展剿匪作戰和根據地建設,很快在舒蘭地區站穩腳跟。1946年4月,任吉遼軍區第3路東北縱隊**委員,會同司令員曹里懷統一指揮第23旅等部6000余人在兄弟**配合下攻占長春,任長春衛戍**東分區**委員。四平保衛戰后,奉命率部撤離長春,任吉林軍區**部主任。1948年4月起調任東北野戰軍第7縱隊副**委員兼**部主任,參加遼沈戰役。同年11月,第7縱隊改稱人民***第44軍,任副**委員兼**部主任,隨后參加了平津、湘贛、廣東等戰役。1950年4月升任第44軍**委員,參與指揮解放萬山群島。1952年4月起任廣西軍區副**委員兼**部主任、第三**委員,武漢軍區副**委員、第二**委員,人民***軍事**院長,工程兵**委員,昆明軍區**委員。

            社會評價

            譚甫仁是仁化人民開展革命斗爭以來資歷深、軍銜高的一位**人。他參加“八一”南昌起義后,上井岡山一直跟隨毛澤東同志干革命,先后參加過黃洋界保衛戰、一至五次反“圍剿”、二萬五千里長征、東征和西征、平型關戰役、抗日戰爭、解放東北戰斗、遼沈戰役、平津戰役及解放廣東、萬山群島等戰役。在錯綜復雜和極其艱難惡劣的環境中,奮不顧身,英勇善戰,屢立戰功。

            譚甫仁早年參加革命,長期、艱苦的革命斗爭,培養了他許多優秀品質。在工作上,他認真負責,刻苦積極。經常是白天開會,晚上批閱文件,直至深夜,甚至通宵達旦。1967年,他任**辦的毛澤東思想學習班辦公室主任期間,由于情況復雜,學習班駐地分散,他不分晝夜地奔走于各個駐地,工作非常勞累。在此期間,他做了大量的保護老同志的工作。

            譚甫仁艱苦樸素、廉潔奉公的思想品德,也給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1970年云南生產了第一批黑白電視機,廠里決定送給省核心小組成員每人1臺。譚家那時也沒有電視機,但譚甫仁嚴令工作人員把已安裝好的電視機退回?!熬糯蟆逼陂g,昆明煙廠向大會送了一箱特制的云煙。**不收,帶回昆明。有人主張將這箱分給一些**同志,譚甫仁堅持把香煙退回煙廠。像這樣廉潔奉公的事例不勝枚舉。

            譚甫仁為人忠厚,胸懷寬廣,剛直不阿,光明磊落。他的一生是清白的一生,革命的一生。

            譚甫仁犯下的大錯誤、甚至是罪行是昆明滇池的填湖造田運動,被填的面積達數十萬畝,既不能生長糧食,也斷了滇池的自身潔凈功能系統。為子孫后代所唾罵。

            死因調查

            內部問題

            案發當天6點,軍區大院被封鎖了,全城進行了地毯式的大搜捕。根據六姨提供的線索以及偵破人員對現場的分析,凡身高一米七左右、圓臉、大眼睛、微胖者,均視為有作案嫌疑。問題是,雖然破案搞得聲勢浩大,風聲鶴唳,但事過多日案件偵破仍毫無進展。聽說是周恩來非常生氣了,再次明確指示:破案并不難,問題在內部。此話不是原文,我也未見到準確的書面材料。作為一個精明干練、經驗豐富的**家,周恩來的如此判斷當是十分精準、一針見血的。于是全軍區開始查驗*支,某日,保衛部副部長王慶和突然發現保險柜中兩支五九式手*及20發子彈不翼而飛!保密室的門窗絕無撬動痕跡,保險柜暗鎖完好無損!周恩來所指問題在內部,可謂千真萬確了。

            自*身亡的原保衛部長

            昆明軍區于是急調十一軍副軍長趙澤莽來昆主持破案工作。原保衛部大多數人員一時都成了嫌疑對象,被弄到城外軍區外訓隊“學習班”接受調查。原負責組織偵破此案的軍區保衛部長景儒林自知重責難逃,在學習班開班翌日早上,趁大家去食堂用餐,一人用尼龍網兜懸掛床頭欄桿,自縊身亡。

            趙澤莽原系五十四軍軍官。1968年秋五十四軍由重慶調防來滇,次年又離滇北調,留下一部分骨干組建十一軍,趙便是留守者之一。五十四軍系四野嫡系。在林彪**地位如日中天的年代,由五十四軍的人來主持破案,當是順理成章的事。自*身亡的原保衛部長景儒林是老昆明軍區的人。老昆明軍區是二野班底。我在“譚辦”供職時常常聽到這樣一句話:昆明軍區不整頓好,林副主席睡不著覺?!皩⒗ッ鬈妳^建成林副主席放心的軍區”,是首長們大會小會都愛掛在嘴上的口頭禪。

            童言無欺

            趙澤莽**后迅速把偵破重點收縮到軍區內部。目擊者被重新提上來。目擊者當時就知道一個:六姨。六姨已經提不出任何有價值的線索了,于是第二個目擊者:馬蘇紅,就是前面說到的、為兇手指路那位十三歲的少年,這時候浮出水面了。

            馬的父親也是**部干事,在組織機關干部回憶、提供偵破線索時,他突然想起了案發當天早上曾經有人敲門讓他兒子去為他引路找人,于是向組織作了報告。偵破人員很快找來少年對詳細情況進行了查詢。問他:你知不知道那人姓甚名誰?馬說,他只知道那人的兒子叫王冬昆而不知其父親為誰。70年代那會兒,干部宿舍設施條件都很簡陋,從無家庭衛生間一說,大人娃娃要洗澡都是去司令部大院的公用澡堂。馬蘇紅和王冬昆常在澡堂相遇,年齡相近,總喜歡一起玩耍嬉戲。偵破人員迅速查閱了戶口簿―――軍區人員都登記公共戶口的―――很快查到了王冬昆小孩的父親,叫王自正。

            發現這個名字,大家就有些納悶了:他不是正在被審查的保衛科副科長嗎?他不正關押在西壩俘管所嗎?身被羈押,怎么能夠順利實施如此驚天大案?……馬蘇紅那年十三歲,記憶力正好,他確信那人就是王姓小孩的父親,而且他確信他可以指認出來。

            童言無欺。兇手這一下被罩入法網了。

            接著就帶小馬去了俘管所。破案人員讓他站上當院小樓的二樓陽臺,然后通知所有被審人員到院子當心打掃庭院。馬蘇紅沒有猶豫,很快就把王自正認了出來。偵破人員問:確實嗎?他說,確實。接著馬上通知所有被審人員在*場上**排隊,讓馬蘇紅從隊首走向隊尾,對所有人員再過一遍―――馬又一次準確無誤把兇手辨認了出來。幾十年后,馬已身任云南省建設廳城市建設處處長,他對我說起當時情景還記憶猶新?!澳且粍x那王自正的眼神我至今記得清楚:恐慌,驚訝,非常絕望!好像汗水都嚇出來了?!彼f。

            這算不算一個非常蠢笨的做法呢?兇手確實被指認出來了,顯然又已打了草,驚了蛇,后來抓捕兇手時出現重大失誤,就毫不足怪了。

            王自正自*

            應該說,抓捕王自正是并非草率的。把王圈定為重點嫌疑對象之后,還做過相應而必要的證據收集工作。比如,某天一早,我就看見許多士兵赤腳涉進西壩河,排成數路橫隊,在冰涼的水中作梳蓖似的摸索尋找那支保衛部遺失的“五九式”手*。在西壩河冰涼的河底沒有撈出什么結果,而在“學習班”墻外的垃圾堆中,確實找到“五九式”手*一支―――可以認定王行兇后返回途中把*扔進了廁所,被掏糞農民和糞便一起掏出―――再加上其他一些證據,認定王自正為兇手,應該沒有問題了。

            抓捕是在晚上10點半左右進行的。陳漢中和另外一名保衛干事來到隔離室,通知躺在床上的王自正,說:起來,到飯堂去一下。有點事。

            王下床,俯身佯作穿鞋狀,突然從床下又掏出一支五九式手*,對準來人便射―――垃圾堆里發現的手*確實是王扔的。但是,保衛部明明知道丟失的手*是兩支,那么,兇手手上肯定就還有一支了,破案人員為何將如此重大的線索疏忽了?―――兇手共有20粒子彈,12月17日凌晨用去四粒,肯定還剩下多粒。*手迅速地對來人一人一*,彈無虛發,一重傷一輕傷,趁二人撲倒在地,他往門外直奔而去。―――只是他已無路可逃。*聲把守候南屋的戰士全都驚醒,他們紛紛提*對冷面*手射擊。

            王自知逃脫無望,于是將*口迅速對準太陽*,摳動*機,把后一粒子彈留給了自己。

            事后檢證:兇手自*所用手*,正是保衛部被盜的兩支手*中的另一支。

            欧美日韩日本国产,亚洲综合亚洲,欧美视频综合,亚洲欧洲另类春色校园网站
            <p id="b5jzh"></p>

                    <pre id="b5jzh"></pre>

                      <ol id="b5jzh"><var id="b5jzh"></var></ol>